匯聚全球視覺新聞資訊
你所在的位置:匯視網 > 關注 >快訊

買房款投資一夜漲30倍屬于網貸的資金熱錢去哪兒了?

發布時間:2017-08-28 15:34  來源:匯視網   編輯:白鴿

前不久,貝恩amp;招商銀行推出了《2017中國私人財富報告》。

報告顯示,2015-2016年連續兩年,中國GDP增速分別為6.9%、6.7%。2016年中國個人持有 可投資資產規模在165萬億人民幣,2014-2016年的復合增長率達到了21%,報告預計截止2017年底將達到188萬億人民幣。

這使得眾多第三方 財富管理機構看上去一片欣欣向榮,但這股全民參與的 投資熱情卻并未撬動 網貸投資的速度。

多方數據顯示,相比其他財富機構的熱火朝天,往年占據了投資大頭的 網貸行業,在今年開始變得“冷靜而穩重”。雖然尚未達到“縮水”的程度,但2017年 網貸行業的“吸金激情”正在有所減緩。

那么,這些原本熱衷于網貸 投資的熱錢究竟去了何方,這些渠道又是否能夠真正代替往年大熱的 網貸理財呢?

1.有所冷卻

“雖然統計數字依然在上升,但總體積極性其實在減弱中。”某平臺運營負責人針對客群現狀說道。

網貸之家曾在8月初發布了這樣一份報告,報告中記載了對于用戶活躍度的調查記錄,但很多人認為,這份報告的背后意義,其實要遠遠大于其表面的數字價值。

報告顯示,2017年6月,網貸行業的活躍 投資人數、活躍 借款人數偽430.8萬人、373.53萬人;而到了7月,網貸行業的活躍投資人數、活躍借款人數達到433.23萬人和403.15萬人。僅僅一個月時間,活躍借款人數就上漲了30萬人次,但活躍投資人數卻增加了不過3萬余人。

然而一年前,這一差距還相去甚遠。

據公開數據顯示,截止2016年6月,網貸行業累計成交量為22075.06億元,6月單月網貸行業投資人數和借款人數,停留在338.27萬人和112.41萬這樣懸殊的地位。而這樣的情形,幾乎占據了2017年以前的所有月份。

“相差幾百萬,事實上在過去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這位負責人說道。

如他一樣,在許多 網貸平臺運營負責人眼里,平臺投資人數超越借款人數近一倍,就是一件再普通不過的事。雖然獲客難度在加大,但投資人的“池塘”卻似乎并未掏盡。

直到近段時間供求關系的幾近反轉,才讓他們真正感受到了來自 資金端的巨大壓力。

“網貸行業供求關系的轉變,有一部分原因來自消費 金融資產的大量接入而導致的借款人數的猛增,但投資人激情的減退是另一個不爭的事實。”業內人士分析。

轉化率這個詞,開始重新印入這些運營人的眼簾。而這一次,已不僅在與 羊毛黨的相爭,他們要面對的已然是優質投資客群的后繼乏力。

中國 互金協會2016年披露的24家P2P平臺財務報告顯示,與高昂的營銷成本形成鮮明反差,各家網貸平臺的平均投資轉化率始終徘徊低位。

“最高的尚且在13%,最低的甚至達到了1%的境地”。某工作人員答道。而這一情況連那些做足了“品牌功課”的超大平臺也無法抵避免。

報告顯示,2016年全年 PPmoney銷售費用1.1億,累計投資人總數僅85.5萬,轉化率為6.97%; 有利網銷售費用1.3億,累計投資用戶75.5萬人,轉化率低至2.67%。而除了 紅嶺創投、 點融網轉化率接近20%外,其他22家平臺都逃不過“沒有優質客源”的現狀。

顯然,平臺每年以每個幾十乃至幾百元往外輸送的所謂的“人頭費”,并沒有為他們帶來切實有效的優質客戶,而即便是有了品牌意識,這些客群也未必肯“乖乖上鉤”。

“品牌建設無法立即見效,而由于受到強監管的影響,一些客源還有可能繼續流失。”某平臺品牌負責人說道。

而相比現階段投資用戶的暫時減退,他們也許更擔憂的是,當監管結束網貸行業回到有序發展的軌道時,那些投資客群的熱情卻早已遠去到了其他地方。

2.激情四起

“剛用買房首付款買了100個 比特幣,運氣好的話可以賺回全款,還可以換量小車。”這則來自百度比特幣吧最熱的帖子,在短時間內,得到了大量炒幣人士的回應。

8月以來,國內比特幣價格持續攀升。根據國內幾家比特幣交易平臺的數據顯示,8月初,一枚比特幣的價格在18000元人民幣附近,而半個月后,比特幣價格已升至28000元附近,甚至一度超過29000元,漲幅超過50%。

“到明年,比特幣還將大漲40%。”華爾街頂級策略師之一認為。

比特幣日曲線

如果說在2016年之前,投資炒作比特幣,還僅局限于少數玩家,那么今年以來,比特幣已成為全民創富游戲,甚至有不少大爺大媽沉迷于此。

而業內人士也認為, 過去大量潛伏在網貸行業中的熱錢并未走遠,他們正在幾個更豪情的戰場中“攻城掠地”。

根據國內比特幣交易平臺數據統計,目前國內交易平臺客戶資金余額已高達數十億元人民幣,資產規模大于零的 投資者超百萬人。80.77%的比特幣交易投資者是為了實現短期盈利,他們隨著幣價的波動不斷買進賣出,以賺取差價。而在這一股全民創富的炒作狂潮中,比特幣價格今年暴漲已逾300%,僅最近一個月,比特幣價格就實現了翻番。

部分來自華爾街的策略師更是預測,比特幣到2018年中期的目標位將上漲至6000 美元。屆時,國內用戶賬戶可能將增長50%,每個賬戶的使用量將很有可能增長30%。

而中國社科院支付 清算中心特約研究員趙鷂認為:“中國比特幣的持有量僅占全球總量的7%,但成交量卻是國外的數倍,交易量占全球的八成以上。如此高的換手率凸顯出了部分人的 投機心理,進一步證明了網貸行業的 激進投資者正在大量地轉移陣地。”

這使得除了比特幣以外的以太幣、萊特幣,甚至是國產的山寨幣也成為了不二的投資熱選。然而幣圈的熱鬧只是一部分,蜂擁而至的原網貸投資人還在追求更刺激的 投資方式。

“在網貸,也許超過13%的年 收益率就成為了高 風險投資;但 有一種在7天內就可以獲得回報的可能性,卻正擺在我們面前。”一位已從網貸戰場中“退役”的資深投資人講道。

他所說的機會就是如今大熱的ICO。和他一樣,許多曾經的網貸投資人都在最近幾個月將目光投向了這個收益暴漲的行業。

據業內人士透露,如今的ICO情形就像是2012年后突然火爆的網貸行業,投資者不僅有隱藏在市場中的機構操盤手、資本大鱷、 私募風投、各路資金,甚至連大爺大媽、駕校教練、導游等都參與其中。

“一個ICO項目,在短短數十分鐘內就可在各大平臺迅速告罄。”這位投資人說。有的時候,這種火爆異常的搶籌情況,甚至超出了發行方的 預期。

國內數字貨幣圈的一位投資人描述稱:“每個夜晚國內的數字交易平臺都在忙碌地進行著ICO。越來越多的投資者白天 打新股,晚上候在電腦前等著各家數字貨幣交易平臺上的ICO項目上線,晚上9點或10點。只要有ICO項目出來,投資者必然瘋搶,數小時內多達數千萬乃至上億的數字貨幣就被搶購一空。”

豐厚的報酬讓這種瘋狂持續不減。不同于如今的網貸,ICO不斷締造著一個個收益神話。

量子鏈第一天“上市”, 最高價格66.66元,漲幅達到33倍;公信寶眾籌時“一股”幾毛,如今翻了90多倍;小蟻幣從5毛漲到了40塊……

最夸張的Stratis,一年漲了1500倍;而“BAT”,8天時間暴漲8倍,一天翻一倍。

“有時候,一個白天就能暴漲幾十倍,而僅僅一個晚上,就又有可能回到只剩本金。”一位剛嘗試ICO沒多久的沒多久的投資人稱:“有時候興奮地睡不著,有時候又懊悔地睡不著。”

網傳的ICO項目漲幅統計表

但盡管收益起伏就像過山車,但也比不溫不火的網貸來得有吸引力多。因為在他們眼里,這可以讓他們過去的 投資經驗發揮最大的效用,來掙到盡可能多的錢。

數據顯示,就在網貸進入“強監管”的這一年里,ICO總體融資額已經超過10億美金,達成了2016年的10倍。而國家 互聯網金融風險分析技術平臺發布的《2017上半年國內ICO發展情況報告》中我們也可以看到,截至2017年7月18日,面向國內提供ICO服務的相關平臺已達43家。

這些平臺累計投資已26億,參與人數近10萬。而除了毫無經驗的大爺大媽外,這些年齡分布在20-49歲之間的主要用戶更是將ICO看做了實現財富自由的“新希望”。

“如今ICO的投資者,除了原始的資深幣圈玩家外,有很大一部分來自于過 去網貸投資者的流入。”一位ICO平臺運營者認為。而與早期網貸一樣,雖然有些人對此模式完全不懂,但由于高收益的吸引力,他們依然表現得躍躍欲試。

網貸的投資熱錢之所以開始分化流出,原因不僅來自于收益的持續下跌,更是因為在這些資深投資人眼里,網貸已不具備足夠的“可玩性”。

“網貸進入到平穩收益階段,但許多投資人卻仍抱有搏利心理。”與這位投資人一樣,許多玩家還關注著他們眼中頗有潛力的“數字產權交易”。

據招商證券公布的數據顯示,僅2015年,網絡文學市場規模就已突破100億元,動漫衍生品市場規模達到380億元,“電影+電視劇+網絡劇”市場規模急劇膨脹逼近千億,而網絡游戲市場規模更是突破了1325 億元。

這些數字產權交易平臺,對即將上線的電影、游戲及具有收藏價值的衍生品等數字產權進行評估,然后再進行證券化拆分。投資者可以像 買股票一樣,投資一部電影、一款游戲甚至限量版的衍生品,“份額”可隨時轉讓或買入。

“雖然收益不如炒幣和ICO,但是數字交易產業的潛力似乎更穩定。”一位投資者稱。數字產權的收益前景可以根據粉絲基礎、開發價值、行業數據去評估,這在很多投資人眼里更能夠發揮自己的投資優勢。

而縱然各有收益不同,但幣圈、ICO、數字產權這些行業對網貸投資熱錢的瓜分,也似乎讓我們看到了來自網貸投資人依然健在的“逐利熱情”。

3.理性初現

很多人說,不是投資客拋棄了網貸,而是網貸的“進化”,正在促使一些人加速離開。

盈燦咨詢曾在2016年底對網貸投資人做了一次詳盡調查,在這次調查中我們發現,網貸投資人的屬性已經有了很大變化。

首先是工薪階層占到了58.18%,取代專職投資人成為網貸投資的主力;其次,80、90后的激增,沖淡了過去60、70后的投資盲目性。報告顯示,2016年多數投資人的收益率偏好正在逐步下跌,54.75%的投資人偏好收益率在8%-12%的網貸平臺,而熱衷收益率12%-15%平臺的投資人占比已跌至30.77%。

“我們認為,過去搏利性投資人正在分化成兩個部分。一部分流向了其他新生的超 高收益的投資行業,而另一部分則轉化為了追求穩定收益的新型網貸投資客。”某平臺品牌負責人說道。

數據顯示,這部分新型網貸投資客的投資熱點在于對 大數據 征信的期望,這顯然與熱衷幣圈、ICO之類投資人群截然相反。

但與此相比,這些群里推薦的項目卻大多很“年輕”。比如一個已經完成5000個以太幣(ETH)ICO的項目,從2017年1月開始市場調研、2017年4月起草白皮書,至2017年7月ICO成立上海總部。而以目前每個以太幣1500元人民幣計算,這個募集了750萬元的所謂的項目,從“出生”到上線也僅僅只有4個月時間。

由于大部分ICO項目處于初創階段,并未像 IPO、VC等傳統融資前擁有完善的 盡職調查。“通過白皮書投資人能獲得的ICO項目介紹,經過完美的宣傳、營銷以及包裝。”某ICO運營團隊成員稱:“克隆核心代碼,發行團隊自身會保留30%以上的份額,然后再留20%左右的份額給 私募機構和圈內人士,制造出一片繁榮緊俏的景象。”

但縱然知曉內情,大部分由網貸轉來的投資人依然樂此不疲。“任何項目都有 跑路的可能,就像過去的網貸一樣。”投資客林女士認為:“在缺乏有力的監管措施,只能說炒概念要大于項目的實際價值。”但盡管如此,相比受到制約的網貸,數字代幣的高收益仍讓他們對這種投資的回報充滿了想象。

許多專業人士認為,如今幣圈、ICO行業就像網貸的過去時,那些被分化出去的投資人可能正在享受第二波紅利帶來的暴利樂趣,但還有一部分選擇留下來的也正逐漸成為2.0版本的新投資人群。

只不過與這些正處在風口中的高收益行業相比,網貸的吸引力顯然已無法企及,而網貸也無法再復制過去36%年收益、百萬人一夜豪擲的神話故事。這就像一座吊橋的存在,既有走過去觀看的,也有依然在橋中央不斷刺激搖晃的不同的人。

相關搜索熱詞:買房,投資,資金
港彩3肖6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