匯聚全球視覺新聞資訊
你所在的位置:匯視網 > 關注 >快訊

你的老公心里到底藏了幾個女人?真相太可怕!

發布時間:2017-08-20 15:33  來源:匯視網   編輯:李陳默

原標題:你的老公心里到底藏了幾個女人?真相太可怕!

你的老公心里到底藏了幾個女人?真相太可怕!

第一章再見,前夫

“說吧,找我什么事?”五星級酒店奢華的總統套房內,阮瀚宇濃密英挺的劍眉微擰,慵懶隨意地坐在真皮沙發上,完美修長的雙腿微蹺著,尊貴如王者,俊美絕倫的臉上毫無表情,冷冷地問道。

木清竹心底澀痛,早已習慣了他的冷漠與疏離,只是心還是像被刀割在痊愈的傷口般,痛得難受!

她嘴角動了動,眸色暗沉,淡淡一笑,干脆利落的說道:“我同意離婚。”

阮瀚宇一怔,對她的回答很感意外,冰冷黝黑的俊眸微微瞇起,抬眼打量著她。

面前的女人穿著深V型露肩純白的雪紡短裙,腰身緊束,將她玲瓏有致的身材恰到好處地顯擺出來,長發隨意披在肩上,顯得漫不經心,臉上帶著恬靜的微笑。

一個談離婚的女人竟能如此鎮靜,還笑得燦爛,正合她意吧!

阮瀚宇墨曈里浮光跳躍,心里升起股怒火,臉上掛著冷冷的笑!

“不過,我有個條件。”木清竹輕抿紅唇,像是下定了什么決心,“我要五千萬的賠償。”

果然是有備而來,而且胃口可不小!

阮瀚宇嘴角的寒意幽深,俊美的臉上滿是鄙視與厭惡,不就是為了錢嗎,早在意料中了!

他慢慢點了根雪茄,猛地吸了口,煙霧繚繞中,木清竹看不清他的表情!

什么時候他也開始抽煙了?木清竹暗暗心驚,以前的他從不抽煙,身上永遠是那種淡雅清香的薄荷味,讓她沉醉!

心底的痛漸漸蔓延開來,恍如針尖扎在心房上,密密匝匝的圍著她!

為了能有勇氣說出這句話,自從醫院出來后她就在不斷地說服自己。

三年前,他就提出了離婚,她沒有答應!

還在很小的時候,她就愛著這個冷漠俊美的男人了,多少年了,愛他似乎已成為了生命里的一部份,就算他冷若冰霜,棄她如敝帚,她也從沒有想過要離婚,為了逃避,她獨自去了美國。

他深眸里流露出來的鄙夷不屑的光,刺得她胸口生疼,可一想到巨額的醫療費,她真的沒有選擇了!

空氣里流淌著不安與浮躁的氣氛。

阮瀚宇沉默著熄滅了煙頭,鷹隼的雙眼定格在她深V的衣裙里面那條深深的溝里。

這個女人離開他三年了,這三年里她到底跟了多少男人,到底有多饑渴?今日竟然穿成這樣來勾引他,為了錢,真的厚顏無恥到了這個地步么?

心頭怒火如同噴涌的巖漿,陰冷的眼里射出來的是燒紅的刀子,可體內卻夾雜著一股濃濃的邪火,讓他口干舌燥,渾身躁熱!

似乎自見到她起,這股邪火就開始暗流涌動了!

“陪我一夜,我就同意。”他一條長臂搭在沙發背上,頭微偏,眼神冰冷,厚薄適中,弧線優美的紅唇漾起輕蔑嘲諷的笑,渾身散發出與生俱來的王者霸氣。

他把她當成了什么?木清竹倒吸口涼氣,渾身一顫!

三年了,他對她的恨更重了!

寒意從腳底竄起,冷徹全身,心中隱藏的那點期望如同跳躍的火星子一點點熄滅,純白的雪紡裙襯得她嬌美的臉毫無血色,曾經的堅持也一點點被吞噬!

是的,他永遠都不可能愛上她,這只是一廂情愿,自取其辱!

在美國打拼三年了,也練就了她能屈能伸的性格!

“成交!”木清竹微微抬起頭,從精致的皮包里拿出已經簽好字的離婚協議遞給他,“阮大少,一手交錢,一手交貨,今晚過后,我們再無瓜葛。”

很好!阮瀚宇額角的青筋跳了下,冷冷一笑,朝她勾了勾手指。

木清竹忍住羞辱,略微走近一步,臉上掛著一如既往的淺笑,嫵媚而又迷人!

阮瀚宇鷹兀的雙眼夾著火辣的目光注視著她,就在剛才一瞬,他似乎看到了一個悲哀無助的小女人,心里竟會莫名的痛了下,這是怎么了?

一定是幻覺,只一秒,面前女人的臉上堆滿了媚笑,讓他反感之極!

他怎么可能憐惜這樣的女人?

木清竹從他黢黑冰冷的眸里瞧到了自己眼中的那絲膽怯!

心跳得厲害,這一刻,她很想轉身就跑,可這個念頭只在腦海里閃了下就被她否定了!

“取悅我。”阮瀚宇的聲音冷厲而霸道,他斜靠在沙發上,頭微微昂著,微微松開了領口,渾身冷漠得不近人情。

取悅?木清竹有點不知所措!

結婚這么多年,他喜怒無常,對她冷若冰霜,他們之間的婚姻早已名存實亡!如果不是結婚那晚他喝醉了……

“怎么,沒有誠心?那就請你出去吧!本大少可沒有這么多清閑時間。”看到木清竹站著沒動,男人冷冷的說道。

死就死!木清竹牙齒一咬,臉脹得通紅,猛地俯身捧起他的唇就啃下去。

她的紅唇貼著他冰冷的唇,帶著淡淡的清香,阮瀚宇有片刻失神。

這是結婚以來她第一次主動吻他,可這哪里是吻?分明就是在啃骨頭,想起她在裝清純,他只覺一股無名的怒火襲上心來。猛地將頭一偏,木清竹的吻落空了,腳下一滑,整個人跌入他的懷里。

“如此迫不及待的投懷送抱了?”阮瀚宇聲音冰冷,濃濃的男人氣息夾著炙熱的呼吸噴灑在木清竹的耳鼻中,還來不及脫身,一只鐵臂就把她拎了起來,狠狠地摔在了軟床上。

男人有力的大手迅速扯掉了她身上的衣裙。

潔白瑩潤的肌膚,凹凸有致的曲線,呈現在他面前,帶著致命的誘惑!

“這可是你自己愿意的。”阮瀚宇嘴角噙著冷冷的笑,猛地俯下頭吻上去!

她的美好,早在那個夜晚他就領教過了,只是,越是美麗的女人,越善于偽裝,他十分討厭!

此時想要得到他的憐惜,這種可能性幾乎沒有!

干澀的痛很快就穿透了木清竹的身體,她的心很痛很痛!曾經,她迷戀著他。可他對她,只有冷漠和粗暴。

這一夜只是一場交易!木清竹很清楚!

既然有些東西必定要付出,那就快樂點吧,因此她痛并快樂著!更何況,面前的男人還是她一直深愛著的!

當迷糊的意識漸漸蘇醒時,已是凌晨了,木清竹渾身撕裂般的疼痛!

她哆嗦著爬起來穿戴整齊,疼痛讓她皺起了眉,可臉上卻笑若桃花。

木清竹有一雙晶亮的眸子,明凈清澈,笑起來眉眼彎彎,讓人不得不驚嘆她清雅靈秀的光芒。

就像現在,她家破人亡,甚至與她曾經深愛過的男人逢場作戲,她也是笑得從容自若。

阮瀚宇正站在落地窗前,淡黃色的燈光圈映在他身上,修長挺拔的背影略顯落寞,目光深沉而冷漠!

終于結束了嗎?木清竹感到一陣輕松,心,卻沉重得透不過氣來!前面的路將會很艱巨,這一切才只是剛剛開始,她要做的事還有很多……

“我可以走了吧!”木清竹神情冷冽,一字一句地朝著阮瀚宇說道。

剛走幾步,又掉過頭來,揚起手中的支票,朝著正面無表情注視著她的阮瀚宇淡淡一笑道:“再見,前夫!”

木清竹優雅地朝他揮揮手,輕飄飄地走了。

阮瀚宇的身子有些僵硬,目光陰沉得快要滴出水來!

第二章親情,可恥!

A城最大的三甲醫院里,雪白的床單襯得吳秀萍的臉白得嚇人,端正的五官上即使昏迷著,眉毛都擰成了一團,臉上是驚恐的表情。

木清竹面容憔悴,緊緊搼著媽媽的手,芊芊玉指泛起了青色,緊咬了牙關,心痛欲裂!

手術很成功,媽媽的命已經保住了!

為了不耽擱治病的最佳時機,這幾天木清竹苦苦哀求著付院長,爸爸生前的好友,并保證一定會把手術費湊齊的前提下,醫院才及時給媽媽做了手術。

只是手術后的媽媽,一直昏迷著!

美目中泛起的晶瑩漸漸被逼回,她不容許自己哭,轉身朝外面走去,該回家拿些換冼的衣服了!

心揚小區28層。

嘀鈴的電梯鈴聲晃醒了木清竹幾近消沉頹廢的意志,她失魂落魄地走出電梯門,幾個大大的行李箱被扔在了自家門口,房子里面燈火輝煌,人影晃動!

怎么回事?

木清竹全身一頓,心跳加劇,緊跑幾步快速闖進了客廳里。

裝潢華麗的寬闊客廳里,大伯木錦彪一家正圍著客廳到處瞧著,個個興奮異常。

“爸爸,做夢都沒有想到這么華麗的房子從此后就屬于我們了。”木清淺雙眼放光,與木清竹有幾分酷似的臉上是貪婪與媚俗的明艷,她臉頰激動得發紅,笑得舒心而愜意。

“是啊,做夢也沒有想到會有這樣的好事。”木錦彪笑瞇瞇地附合道。

“爸,媽,姐,你們快看誰來了?”木盛洪忽然驚惶的大聲叫道。

所有人的頭瞬間都轉向了正站在玄關處的木清竹,她的臉蒼白勝雪,身形弱不勝衣,眼眸沉靜犀利地看著他們。

“這個,清竹,你來了。”木錦彪驚愣了會兒后,清醒過來,尷尬地走上來笑笑道,“既然來了,也好,我正有一些事情要告訴你。”

木清竹嘴角微勾,扯出一絲冷冷的笑。

“清竹,是這樣,你爸爸現在車禍去世了,根據木家的祖制,木家的財產向來都是傳男不傳女,所以這些房子,股票還有一些家產只能過繼給我們木家的木盛洪了。”木錦彪大言不慚地解釋道。

“是么,可我的律師告訴我,這是我爸爸的財產,是應該屬于我的,你們這是強取豪奪,現在請你們出去,否則我就要報警了。”木清竹眉眼一挑,全身散發著寒意,語調嚴厲。

會被他們嚇倒嗎?

當然不會!

木清竹從來就是不一樣的!

爸爸在世時,無私地接濟著大伯一家,可現在爸爸尸骨未寒,這才幾天,他們就來侵吞財產,還打著冠冤堂皇的旗號!木清竹的心涼到了極點!

“木清竹,不要不知好歹,我們現在可是好好跟你說話,那是給你臉,告訴你吧,房子的名字早就過繼到我爸爸名下了,所有的財產都換成了我爸爸的名字,你若是不服,大可以報警,只怕到時警察來了,因為強闖名宅被攆出去的那個人會是你。”木清淺上前一步,臉上是張揚的笑,瞪著那雙漂亮的眸子洋洋得意的說道。

果然,他們早就預謀好了一切,她根本沒得反抗!

木清竹總算領會到了什么叫做真正的無恥!

憤怒在心底竄騰,握緊的手微微張合。

爸爸木錦慈的遺像就擺在客廳的中間,他濃眉大眼,滿臉慈愛的笑著!

木清竹只在看到爸爸臉的一瞬間,眼圈一紅,喉嚨一睹,心里像刀在剜。

暗紅的電視柜前,木清竹小心翼翼地捧起了爸爸的遺像,輕輕撫摸著,腦中,驀然浮現出阮瀚宇輕視,冰冷的面孔來,寒意絲絲入扣。

很慶幸,直到臨死時爸爸都不知道她與阮瀚宇名存實亡的婚姻,這讓她多少心里安寧點!

悅耳動聽的手機鈴聲不合時宜的響起!

“Hello。”木清竹習慣性地開口。

“半個小時后來我的辦公室。”阮瀚宇低沉磁性的聲音永遠都是那么霸道。

不是已經離婚了嗎?憑什么還要頤指氣使!木清竹心中冷哼,臉上卻是明媚的笑,聲音甜美地問道:

“瀚宇,找我有什么事嗎?”

木清竹的聲音雖柔卻夠大,足夠客廳里每一個人都聽清楚!

瞬間,客廳里安靜得連根針掉在地上都能聽到。

木清竹似乎能聽到他們慌亂的心跳聲,嘴角勾起一絲鄙夷不屑的冷笑。

“你說呢,前妻,難道這離婚證你不想要了?亦或不想拿,好籍此為籌碼索要錢么?”阮瀚宇邪魅的輕笑帶毒,極盡挖苦嘲諷。木清竹的心猛地緊縮了下,臉色白了白,很快就恢復了鎮定,甜甜一笑,“瀚宇,你等著,我馬上就到。”

說完迅速掛了!

木錦彪全家人的臉色變了!木清淺更是滿臉的忌妒!

阮氏集團總裁阮瀚宇,全球財富榜上前十名的風云人物,炙手可熱的青年才俊!在城可謂是只手遮天,要風得風,要雨得雨!

這樣的人物他們當然得罪不起!

只是木清竹與阮瀚宇的關系,明眼人都知道!落井下石時,他們早就算計好了!

可剛剛木清竹正神態親昵地跟阮瀚宇說著話呢,難道傳言有假?

“當然,那套公寓,還是你們娘倆的,以后你們就好好生活著吧,有什么困難知會一聲,畢竟我們還是親人嘛。”木錦彪滿臉堆笑,施舍般把城郊那套公寓的房產證扔給了她。

“哎,你現在不還是阮氏集團總裁的少夫人嗎,這點東西又算得了什么,說到底你還是我們木家的人呢,以后有什么好處可要多想著我們點。”木母也是幸災樂禍,厚顏無恥地說道。

木清竹利光如刀,冷冷笑著!

“伯父,伯母,給你們三個月的時間,把從我爸這里拿走的東西全部原封不動地還給我,否則我們法庭見,到時別怪我不講情面。”她雙手捧著爸爸的遺像,冰冷的目光逼視著他們的眼睛,聲音冷厲,身上淡射出的那股沉靜,不是懦弱,而是胸有成竹的從容,讓他們心底更加發慌,不敢逼視,紛紛躲閃著她的目光。

木清竹撿起地上的公寓房產證,抱緊了爸爸的遺像,拉著行李,在他們面面相覷中一步步離去了。

她心里撕扯著,淌著血,眼里是陰狠的光。

愛情,親情,蕩然無存,她表情平靜得可怕,身體的真氣恍若被抽干了般,渾身綿軟。

不是怕他們,也不是不懂得維權,但她現在真的沒有過多的精力來思考這些,畢竟這些并不是最重要的,更何況他們早已坐證了事實,現在對她來說,需要的是忍耐與時間!

第三章羞辱,心痛

“小姐,請問您找誰?有預約嗎?”

木清竹剛來到前臺,阮瀚宇辦公室前臺的秘書小姐就冷傲地問道。

木清竹心中酸痛,與阮瀚宇結婚多年,沒人知道她是總裁的夫人,更沒人認識她,甚至這個地方,也是從來沒有踏足過,今天算是來了,卻是為了拿離婚證!

“我是阮瀚宇請來的。”木清竹聲音冷冽,全都是欺軟怕硬的主!

“小姐,請進去吧。”很快,秘書小姐臉上有了絲溫度,客氣地朝著木清竹揚了揚手。

木清竹越過她直接朝總裁辦公室走去!

裝裱奢華的辦公室里,窗明幾凈,非常有個性!

阮瀚宇是一個非常有品位的男人,生活一向精致細膩,辦公室的裝裱雖然奢華卻絕不艷俗,雅俗共賞。

絳紅色寬闊的辦公桌崴立一旁,對面米黃色的真皮沙發里,阮瀚宇怡然地仰靠在沙發上,身材嬌俏,性感美麗的喬安柔正坐在他的雙腿上,雙手纏繞著他的脖頸,整個胸脯都貼在了他寬闊的胸膛里。

二人正激情四溢地熱吻著。

木清竹呆了呆,渾身一顫,腦中激凌,原來特意要她來辦公室拿離婚證,只不過是為了羞辱她!

心底酸澀得難受,掉頭就要離去。

“站住。”阮瀚宇冷喝著,雖與喬安柔旁若無人的親吻著,眼角的余光早就敝到了走來的木清竹。

木清竹心里滴著血,腳步沉重得邁不開來!

“寶貝,你先出去下。”阮瀚宇終于結束了這香艷淋漓的吻,長臂落在喬安柔腰間,白哲的大手不安份的游離著。

“不嘛!”喬安柔乖巧溫順,噘著嘴撒著嬌。

“聽話。”阮瀚宇輕輕皺眉,語氣漸冷:“我還有點事,等下就帶你去挑送你爸的禮物。”

“真的嗎?”喬安柔睜大了杏眼,雙眼放光,心中狂喜,乖乖站了起來!

阮瀚宇真的同意要見她的爸爸了,這么說,他已經同意要娶她了!幸福的紅暈氳氤了嬌美的臉頰,她眸色瀲艷,終于等到這天了!

阮瀚宇微微笑著,眼光卻朝木清竹望來!

喬安柔的心里像灌了蜜,心滿意足地走了,經過木清竹身邊時,高昂著頭,滿臉的鄙夷不屑!

辦公室里很快只剩下了他們二人。

心,早已痛得麻木了,空氣里彌漫著喬安柔身上殘留的濃烈香水味,還有他們的暖昧!

木清竹很不舒服,頭有點暈!

“東西呢?”她穩住心神,伸出手來,只想快點結束這一切,少受點羞辱!這個地方一刻也不想多呆。

“別急!”阮瀚宇邪魅的一笑,優雅地從沙發上站起來,慢慢逼近她,俊美如斯的臉上滿是詢問,探究,嘲諷,“這么急著要離婚,是不是早就找到意中人了?”

木清竹心中惱怒,眉眼卻彎成媚人的弧線,望著他嘴角噙著的那抹欠扁的淺笑,忽然很想給他一巴掌,一直以來,都是他逼著她離婚,現在居然變成是她急了!

“阮大少,我們已經沒有任何關系了,請你尊重我。”她面無表情,眉眼間冰若冰霜,聲音冷.硬,這是她這么多年以來第一次如此生硬地對他說話。

阮瀚宇怔松了下,眸色暗沉,這個女人竟敢如此跟他說話了?不過很快就意識到了什么,喉嚨微微發堵,心里閃過一絲失落來。

他火辣的目光注視著她,想起了昨晚,嘴角微微上揚!

“不如,今晚再一次如何?錢,要多少,我滿足你。”他偉岸的身軀亦步亦趨地逼來,白哲的手指握起了她精巧的下巴,邪惡地笑著。

“不需要!”木清竹靈活的一閃,避過了他的包圍圈,臉上僅有的那點血色一點點褪去直到透明,渾身都在發抖,語調嚴厲,“快把證給我。”

混蛋,就算離婚了,也不忘要羞辱她。

愛上他,是她今生的劫難!

眼前嬌弱的女人像躲避瘟神一樣的躲著他,這讓阮瀚宇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從來都是女人主動沾著他,可面前的女人雖然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可在他面前,永遠都是一付不慍不火,淡然若水的模樣,讓他覺得窩心!

慢慢走到辦公桌前,拿起了早已準備好的離婚證書遞給木清竹,冷冷地說道:“記住,你若把我們之間的事告訴了奶奶,我是不會原諒你的,你也應該知道我的手段。”

威脅嗎?木清竹不寒而粟!奶奶是阮瀚宇最敬重的人,當初阮瀚宇也是奉***令娶她的!

她回過頭來,晶亮的眸子,微微眨著,里面是不屈的光,似汪深潭般的冰眸里滿是決絕,從容一笑,挑眉說道:“阮大少,你太把自己當回事了,從此后我們是路人,你的家事我不屑參與。”

伸手搶過他手中的離婚證書,掉頭離去,留給他一個決絕的背影!

電梯門剛剛合上,木清竹外表偽裝的堅強瞬間褪去,柔弱得直不起腰來,蹲下身,將臉深埋在自己的手掌上,淚水洶涌而出!

心,還是會痛吧!

不向命運低頭,要在逆境中迎難而上!爸爸木錦慈的話在耳邊縈繞!

木清竹疼痛麻木的心漸漸地恢復了知覺!

耀目的亮光刺來,電梯門緩緩開了!

高大的身影閃了進來,熟悉,濃烈的男人氣息縈繞在狹小的電梯空間里,慌得她抬起了頭!

阮瀚宇滿目陰沉的俊臉出現在她面前!

只驚怔了瞬間,木清竹就要倉惶而逃!

阮瀚宇有力的大手迅速抓住了她的胳膊,女人的胳膊很細,似乎一拉就會斷,手中的力道不覺放柔了,把她禁錮在胸前,二人鼻息相連,鼻中都是她獨特的淡淡的清香,心神暗搖,心底卻有絲惱怒,明明是這么脆弱的女人,性子卻比誰都要孤傲冷清!

她的柔軟貼合著他強健的胸膛,讓他不經意的擰起了眉頭,下腹竟然起了一絲的躁動。

面前這個女人柔軟的就像是棉花,不得不說,引起了他內心深處的***。

想到這個女人和別的男人發生過關系,他眸中頓生出一道火光,“你這么想要錢,也不想求我?”

木清竹冷笑, 嬌艷的紅唇輕輕抿起,“我就算再卑微,再低賤,也是會挑剔的,你這樣的男人,我……看不上!”

她不想再做多的解釋,反正過多的解釋,也會被他用作更骯臟的話來回擊。

阮瀚宇猛地捏住了她的下巴,“挑剔,呵呵……我倒是要看看,和你看不上的人一起做,你會有什么感覺!”

說罷,阮瀚宇另一只大手便是伸入了她的衣襟,突的拉下了她的肩帶……

第四章 陰謀,疑惑

“唔……”木清竹驚叫一聲,阮瀚宇雙腿禁錮住她的身形,讓她動彈不得。

上下其手,更是為所欲為起來。

“阮瀚宇,你不能碰我, 不能……”木清竹嚇呆了,不想阮瀚宇竟然會強來。

“你是我的老婆,為什么不能?”他嘴角上揚,笑容邪魅肆意。

她一臉的花容失色,臉頰微紅,雙手抗拒,卻怎么也抵不過面前男人的力氣。

“離婚協議書還沒有生效,現在……只是行使我的權利,伺候你的丈夫,是你的義務……”他張揚著男性的荷爾蒙,將她抵在電梯里面。

這是公共場合,電梯里面還有攝像頭,他阮瀚宇可以不要臉,她木清竹卻是怎么也做不到。

“阮瀚宇,如果你敢對我怎么樣,我會將這件事情全數告訴奶奶,后果你是知道的……”奶奶身體不好,如果受到刺激,很難說老人家會不會就這樣……

阮瀚宇眉間一擰,卻是手上的力氣松了下來。

木清竹見狀,一把將人推開!

想到奶奶,阮瀚宇也想起了奶奶的九十大壽!

“半個月后,是奶奶九十大壽,奶奶點明了要看到你,希望你能來。”阮瀚宇遲疑著,語氣有些生硬!

這算求她嗎?

他很敬重奶奶,也不想違她意,畢竟已經九十高齡了,這才特意讓她來拿離婚證,其實也是為了求她的!畢竟他們已經離婚了!

“請放開我。”木清竹秀眉微蹙,側轉臉去盡量偏離他的呼吸,心中泛酸,結婚這么多年,他從來都沒有這樣主動靠近過她,如今離婚了,為了他的奶奶,卻對她拉拉扯扯,“你,應該讓喬安柔去,紙是包不住火的。”

女人嬌美的臉蒼白消瘦,眸里的光絕望冰冷,說出的話冷漠決絕!

她是傷心的,也是絕望的,就在電梯門打開的一瞬,阮瀚宇看到了一個脆弱傷心的女人,這些年,他當她空氣一般的存在,從來沒有關注過她,可剛才一瞬間,她的悲傷是那么的真實。

手不覺松開了,他后退了一步。

木清竹從他身邊逃也似的跑了!

眼看著她步履不穩,踉踉蹌蹌地離開了,嬌弱的背影似乎隨時都會倒下!

阮瀚宇心里忽然涌起股擔憂牽掛來,她不會出什么事吧!難道她發生了什么事嗎?

活該,該死的女人!就該讓她傷心難過,突然從心底升起的恨意把那絲莫名涌出的牽掛擔憂掩蓋了!

木清竹漫步在繁華的街道上,神思恍惚!

商業廣場上面超寬的液晶屏幕里正在播放著美麗性感的喬安柔單獨接受采訪的畫面,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

在美國三年,她能從一些獨家娛樂雜志上知道阮瀚宇的身邊有一個女人,那就是喬安柔,她已經跟在他身邊三年了,確切的說是自從她走后,喬安柔就來到了他的身邊!

她與喬安柔,阮瀚宇都是c大的同學!

大學時,喬安柔就是大眾美女,性感美麗妖嬈,是所有男人的夢中**,只是,木清竹一直都不喜歡她,總覺得她虛偽,攻于心計,并不愿與她過多來往!

可那時的喬安柔卻對她很熱情,曾經一段時間,她們幾乎成了無話不說的好朋友!

木清竹心中刺痛而不解,喬安柔怎么會到了阮瀚宇的身邊?

“喬安柔小姐,聽說您是阮氏集團阮瀚宇身后的得力賢內助,默默站在他身后三年了,有這回事嗎?”

喬安柔優雅的,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輕啟紅唇:“請給我們留點私人空間,謝謝!”

“喬安柔小姐,您能告訴我們,您與阮瀚宇先生的感情現在處于哪個階段呢?有傳言說你們已經在英國拿了結婚證了,這是真的嗎?”

“對不起,今天不談感情的事,請你們關注阮氏的新聞發布會。”喬安柔甜甜的一笑,風情萬種的說道。

“喬安柔小姐,有傳言說您準備躋身娛樂圈,有這事嗎?”

喬安柔大方的一笑,“這個隨緣,如果時機成熟,或許都有可能!”

……

木清竹呼了口氣,眼里的精光一閃而逝,眼睛離開了熒幕!

“木小姐,你要做好準備,這次車禍疑點很多,一時恐怕很難有結果。”汪律師雙眉緊鎖,表情有點沉重的說道。

木清竹雙手微微握緊,努力使自己保持著鎮定,眼里波瀾不驚!

她爸爸木錦慈,城財政部部長,不久前還是叱咤官場的風云人物,可就在競選財政廳廳長的前一晚,參加完晚宴后,回家途中,被一輛突然沖過來的詭異豪車撞翻。

新聞媒體只是簡單的一筆帶過,甚至沒有人知道發生車禍的人就是將要競選的財政部部長木錦慈!

如此慘劇竟然兒戲般消彌于無形。

很顯然,這是被人刻意隱瞞了,并且封鎖了所有媒體消息!

這絕對是一場陰謀!

木清竹眼里的光慎人,指甲陷進了肉里,絲毫感覺不到疼痛!

“木小姐,人死不能復生,節哀順變。”汪律師的話沉重而又無奈,“在沒有確切的證據前,警方是無法隨便介入的。”

窗外的藍天白云依就美好,木清竹卻似在人間煉獄中煎熬,心中是無盡的苦澀。

爸爸為官清正,家里并沒有什么積蓄,從小到大,爸爸對她的要求極嚴,物質上面并沒有給她過多的享受,但精神上面,爸爸卻給了她終生的財富,她矜持得體的言行舉止,開朗活潑的性格,從容淡定的處事風格,都是在爸爸的熏陶下養成的!

“木小姐,警方的監控錄相上只能看到一輛無牌照的豪車!”汪律師打開文件夾,從里面取出一張照片來,遞給了她。

木清竹抖索著接過了照片,手指因為用力彎曲而顯得僵硬。

晶亮的眼眸里蒙上一層霧氣!

她定定地瞧著,照片上爸爸的車整個都被撞翻了,血流滿地!

清淚無聲地滑落,迷蒙了雙眼,拼命的睜大著眼盯著照片,不想放過任何可疑的細節!

猛然間嗖嗖的寒意從心底升起,雙眼定格在那輛豪車上,如此眼熟!

她的臉迅速蒼白!

這輛豪車別人不知道,她可記得的,結婚那天,它曾經出現過!就算沒有牌照,顏色也變了,但她還是認出了它。

它是阮氏集團海外的汽車公司生產的,帕尼卡限量版豪車,全球只有五臺,其中二臺就在市,一臺正在阮氏集團里。

難道這一切竟與阮瀚宇有關?!

木清竹驚得站了起來!

以阮瀚宇對她的恨,憑他的手腕,什么事情不能做出來?而這所有的一切無不顯示出只有勢力了得的人才能操縱這場陰謀!

顯然,阮瀚宇完全具備這個條件!

木清竹忽然渾身發冷,身體蜷曲成了一團,臉如死灰。

“木小姐,怎么了?沒事吧!”汪律師見木清竹臉色白得嚇人,渾身都在發抖,擔心地問道。

很久后,木清竹默然搖了搖頭,眼里的光不再暗如死灰,炙烈的光在她緊縮的瞳孔里跳躍著,長睫毛微微抖動,掩蓋了所有的心思。

阮瀚宇,如果這事真是你做的,我絕不會放過你,一定會讓你血債血還,木清竹嘴角浮起冰冷的笑。

你的老公心里到底藏了幾個女人?真相太可怕!
相關搜索熱詞:老公,女人
港彩3肖6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