匯聚全球視覺新聞資訊
你所在的位置:匯視網 > 報道 >互聯

《芳華》兩位女主:練舞二十載,如今我想演戲

發布時間:2017-09-08 17:14  來源:匯視網   編輯:張璠

一穿上軍裝的時候就想哭,就像回到了那個純真年代

由馮小剛導演、嚴歌苓編劇,改編自嚴歌苓代表作品的《芳華》還有 22 天就要登陸院線了。

在軍隊文工團度過了青春芳華的馮導,對這部電影自然傾盡了全部心血。而《芳華》主要由女性角色構成,甄選、培訓演演員也就成了本片的重中之重。

《芳華》兩位女主:練舞二十載,如今我想演戲

《芳華》劇照

《芳華》電影講述了上世紀 70 年代發生在軍隊文工團的故事,除了男主黃軒之外,女性角色都是馮小剛發掘的有舞蹈功底的新人,尤其是戲份最重的的苗苗(飾演何小萍)和鐘楚曦(飾演蕭穗子)。

同為 " 舞蹈女孩 " 的她們,雖然成長經歷與自己的角色已相隔 40 年,但作為現代人的理解,卻總能為經典加入全新的光彩。

《芳華》兩位女主:練舞二十載,如今我想演戲

苗苗

出身于總政歌舞團的苗苗28 歲,在這個其他女孩兒剛開始奮斗事業的年紀,跳了一輩子舞的她,卻在 25 歲時就已" 因傷退休 "。

苗苗童年時,跟所有苦練舞蹈的女孩一樣,根本不喜歡跳舞。練舞太苦了,苗苗的母親當然自有打算,她希望女兒將來 " 氣質好,最好能考上舞蹈學校,去北京 "。

因為天分和苦練,苗苗 9 歲時就考到了北京的舞蹈學校,后來一路跳進了北京舞蹈學院、解放軍總政歌舞團。

三年前,身為舞蹈演員的苗苗遭遇了一次嚴重傷病," 醫生說我的膝蓋已經和六七十歲的人一樣,長久跳下去肯定不行了 "。

跳了二十年舞,苗苗看到了舞蹈生涯的盡頭。

《芳華》兩位女主:練舞二十載,如今我想演戲

此時演戲似乎是最好的出路,而《芳華》便是上帝給她開的窗。

《芳華》里的何小萍在原著里叫何小曼,她是個出身低微、寄人籬下的姑娘,軍隊里的同齡人只知道她不合群、" 冷漠呆板 ",卻不知道她經歷了怎樣的戰火、和謹小慎微的童年。

在苗苗看來,何小萍是一個在命運的折磨下變得堅忍的人。

《芳華》兩位女主:練舞二十載,如今我想演戲

" 她挺執著、挺‘硌’的,不喜歡就是不喜歡,也不懂得去迎合別人。愛就是愛,一輩子,她認定好的就一定會堅持到底。別人欺負她,她也不會直接發生沖突,她就忍著,就你們說吧,我就這樣。"

在苗苗看來,自己和何小萍都在封閉環境下長大,且都有過被同輩孤立和排擠的遭遇。不管背后的經歷如何迥異,這都是每一個不合群的小孩年少時的必經之路。

就像她咬牙扛過了 " 哭著跳舞 " 的青春期,在經歷了演藝圈的初步洗禮后,肢體和眼神依舊寫滿了過去經歷所培養出的敏感和局促。

《芳華》兩位女主:練舞二十載,如今我想演戲

苗苗沒有問過馮小剛,在那么多面試的女孩中為什么會選擇自己來扮演女主角何小萍。也許是出于何小萍一樣的 " 逆來順受 ",也許是出于倔強,她給了一個泛泛的回答 :

" 我和這個角色有共同點,她和我的經歷很像。"

顯然,她們的共同點被馮小剛讀了出來。

《芳華》的演員甄選堪稱一場 " 藝考 " ——舞蹈、演唱、獨白,一輪輪的基本功篩選后,留下來的幾個女孩進入歷時數月的集體培訓,而直到開機前,角色歸屬才最終定奪。

" 小時候他們問我夢想,我就說想成為楊麗萍那樣的舞蹈家,但它已經離我很遙遠了。"

就像《芳華》里的何小萍,她們小時候都曾偷偷有過的那些高遠夢想,又有誰能經得起現實的殘酷呢?

《芳華》兩位女主:練舞二十載,如今我想演戲

苗苗和鐘楚曦(右)

而到了鐘楚曦這里,畫風卻突然一轉,關鍵詞變成了 " 叛逆 "。

文工團美人

《芳華》兩位女主:練舞二十載,如今我想演戲

鐘楚曦飾演的蕭穗子

鐘楚曦演的就是這個穗子。她長著一張時髦的臉,似乎與文工團的故事年代畫風錯位。對于這個問題,她的反應也很凌厲:

" 誰說那個年代就沒有我這個長相的嘛 "。

這個回答很" 颯 ",或者說鐘楚曦整個人都很 " 颯 ",舉手投足帶著一種不服輸 " 青春任性 "。

她從三歲半開始學跳舞,理由是 " 想上臺穿漂亮衣服 ";在藝校三天兩頭翻墻逃課," 也不是為了干嘛,就是想往外飛 ";考大學的時候考上戲的舞蹈系," 其實就是想當演員 "。

《芳華》兩位女主:練舞二十載,如今我想演戲

就連在參加《芳華》的演員甄選時,她的狀態也不同尋常。她去面試之前連需要考核才藝都不知道,以為只是聊聊,大喇喇地就空手去了。

" 嚇死我了,我都已經六年沒跳舞了。但沒辦法,憑著肢體記憶亂跳了一段。他們又讓我獨白,我已經離開學校好幾年了,都想不起來,就說了一段《日出》里的陳白露。面試以后自己很不滿意,回到車上就哭了。"

也許正是這種青春的任性,讓鐘楚曦最終成為了穗子,甚至在開機后的某次拍攝中," 穗子 " 還賦予了她一個與其他女演員隔開的高光時刻。

《芳華》兩位女主:練舞二十載,如今我想演戲

鐘楚曦非常得意地回憶起了那場戲。那是一場劇本中沒有的高臺跳水戲。" 泳池有個臺子,很多男生去跳。導演覺得我膽大,就讓我上去試試 "。

眾人一起哄,鐘楚曦就上去了。跳臺很高,即使膽大如她,也嚇到蹲在地上抱著腿發抖。" 但所有人都在等我,現場那么多雙眼睛,不跳也得跳 "。

終于,她不管不顧的跳了,這驚鴻一跳被剪進了《芳華》的預告片,給影片的青春氣息增添了一個亮眼的爆發點。

《芳華》兩位女主:練舞二十載,如今我想演戲

紅毯上的軍裝

舞蹈演員的感受力尤其敏銳,鐘楚曦更是尤其敏感。采訪前一晚,鐘楚曦剛剛與《芳華》劇組一起穿軍裝走了一次紅毯。

談起這一幕,她竟然哭了起來。

" 一穿上軍裝的時候就想哭,就覺得特別難忘,就像回到了那個純真年代,很激動,很懷念。我拍完了以后對軍裝有一種情愫,穿上以后覺得我又可以再做一次小穗子,感覺特別好。"

《芳華》兩位女主:練舞二十載,如今我想演戲

十幾歲時在天安門廣場看升國旗,鐘楚曦看得淚流滿面;奧運會時,看到中國隊奪冠,對著五星紅旗瞬間哭崩;讀書的時候,軍訓踢個正步也會滿心激動。

紅色情結也好," 敏感 " 或者情緒化也好,這樣的鐘楚曦與我們之前以為的 " 叛逆 "、" 瀟灑 " 人設——也就是北京人說的 " 颯 " ——有些微妙的落差。

" 叛逆不是說沒有愛,只是不想被束縛,比如管教,學校的教條。比如不準談戀愛,我可能在老長輩心中不該談戀愛的年紀就談了。但這不是壞孩子,只是任性,年少嘛。"

《芳華》兩位女主:練舞二十載,如今我想演戲
相關搜索熱詞:
港彩3肖6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