匯聚全球視覺新聞資訊
你所在的位置:匯視網 > 報道 >互聯

這才叫大片,一秒比一秒「騷」

發布時間:2017-08-27 16:43  來源:匯視網   編輯:張璠

十點君經常被問,到底鐘愛什么樣的電影?

如果真要形容,那就是「酷」。

題材酷,鏡頭酷,思想酷,或者風格酷。

上周,我們剛見識過「殺破狼·貪狼」的冷峻。

這才叫大片,一秒比一秒「騷」

痛得扎實的硬派格斗,拳拳到肉,很酷。

這周,來了個截然不同的酷,必須講一講。

有人說,我們的暑假檔從這周正式開始——

極盜車神

Baby Driver

這才叫大片,一秒比一秒「騷」

這部賽車片是今年北美暑假檔的一大黑馬。

北美上映兩個月,IMDb仍然穩掛8.2分,爛番茄94%新鮮度。

3400萬美元的中低成本,已經搏回1.7億的全球票房。

十點君第一時間奔去電影院看了,果然強。

「極盜車神」的制勝法寶,就在于它是部「三反」片。

怎么反?來——

一反,反類型。

每次提起賽車片,想到的都是超跑美女硬漢,追逐飆車槍戰(押韻,夸我),冷酷得不行。

這才叫大片,一秒比一秒「騷」

這部片偏不這么干。

美女是有了,但既沒超跑——

男主的座駕,是一輛紅色斯巴魯。

這才叫大片,一秒比一秒「騷」

而且一點也不冷酷,很多人把它稱為音樂賽車片。

大量的悅耳插曲,讓音樂不再只是陪襯,而是故事的絕對主角。

什么叫音樂是絕對主角?

其中一段戲,見真章(不劇透,邊聽邊看更佳)——

一首復古搖滾開唱,主角們在前奏里做足準備,一進主歌,開門下車,每個步伐都和音樂節奏無縫銜接。

這才叫大片,一秒比一秒「騷」

任務完成,飆車逃逸。

掛擋,放手剎,踩油門,松離合,剪輯精巧,所有動作都精準踩在鼓點上。

緊接著,和警方的城市追逐戲正式開始。

每次漂移,每次甩尾,每次過彎,都是音樂的起承轉合。

這才叫大片,一秒比一秒「騷」

就連躲閃來車,轉動的方向盤都踏在吉他的撥弦上。

神經被音樂牢牢抓住。

不僅在節奏上天衣無縫,就連情緒也都融為一體。

此時,音樂從主歌進入副歌,主角們也和對方一路飆到了公路上,開始了亡命廝殺。

這才叫大片,一秒比一秒「騷」

音樂變得低沉,主角試圖悄悄躲進角落;

音樂變得高亢,兩派人馬開始用車互撞。

越來越快的節奏,越來越豐富的編曲,越來越猛烈的對決。

停!

音樂戛然而止,主角們遇到紅燈塞車了。

簡短地討論完對策,強烈的音樂立馬續上。

這才叫大片,一秒比一秒「騷」

不是音樂在配合飆車,也不是飆車在遷就音樂。

而是飆車和音樂的完美交融。

血脈噴張,歡脫新鮮,身體不自覺就跟著抖動。

太酷了。

但,十點君有一點不同意。

這才叫大片,一秒比一秒「騷」

與其說是「音樂賽車片」,十點君更同意把它稱為「音樂動作片」。

音樂之于「極盜車神」的意義,可不僅限于飆車。

況且,這部片的重點不在音樂,也不在動作。

而是音樂和動作的完美匹配,不多不少,剛剛好。

連槍戰,都融入了音樂的血液。

上膛,開槍,躲避,翻滾,甚至每聲槍響都融成了音樂的節奏。

這才叫大片,一秒比一秒「騷」

已經分不清是槍聲還是鼓聲。

就像插入鎖孔的鑰匙,每處機關都巧妙貼合,設計精密。

就連日常的一舉一動,都是音樂。

電影開頭,就是一段近3分鐘的街頭長鏡頭。

主角的每個舞步都在節奏上,包括路過的工人,每個動作都是韻律。

這才叫大片,一秒比一秒「騷」

室內外場景交換,出場角色多,地點距離長,卻行云流水。

就像是在搖滾樂里穿插了精巧的電影。

一個抬頭,一個轉身,動動手指,都跟音樂極度合拍。

幾乎每場戲都做到了音樂和動作的互襯,了不起。

果然是埃德加·賴特(導演)。

這才叫大片,一秒比一秒「騷」

這位「蟻人」的前導演,因為理念不合而退出漫威團隊,在此之前,他已經為「蟻人」籌劃了八年。

很多人說,如果埃德加·賴特沒有棄導,「蟻人」會是漫改電影的先河。

這就是埃德加·賴特的底氣。

靠「冰淇淋三部曲」展現鬼才實力,視效飽滿,顛覆套路結構,偶爾還摻雜著自己的小趣味。

這才叫大片,一秒比一秒「騷」

「極盜車神」就是如此,沒有賽車片的嚴肅冷酷,卻也不是簡單的喜劇,處處是埃德加·賴特的味道。

據說,埃德加·賴特是先選定了歌單,再添加角色和故事。

故事其實很簡單——

男主是為犯罪團伙開車的司機,他想在干完最后一票以后就金盆洗手,和心愛的女孩雙宿雙飛。

這才叫大片,一秒比一秒「騷」

簡單得一句話就能概括,但埃德加·賴特卻能一反類型片套路,穿插復古元素,玩得癲狂新鮮。

何況,演員都是大咖。

影帝凱文·史派西出演犯罪團伙的老大。

成員也不簡單,影帝杰米·福克斯(「被解救的姜戈」男主)和視帝喬恩·哈姆(「廣告狂人」男主)。

這才叫大片,一秒比一秒「騷」

而男主Baby(別懷疑,是這名),由安塞爾·艾爾高特出演。

Baby因為小時候的嚴重車禍,造成了永久性耳鳴,為了掩蓋這種耳鳴,他無時無刻都帶著耳機聽音樂。

這才叫大片,一秒比一秒「騷」

沒錯,所有的背景音樂,都來自他的隨身聽。

這不僅讓大量復古歌曲的出現變得合理;

戲里戲外的音樂同步,就像打破了第四面墻。

跟著Baby耳朵里的音樂起伏而高潮迭起。

這才叫大片,一秒比一秒「騷」

而他,正是「極盜車神」的第二反。

反角色。

作為幫罪犯逃命的老司機,不再是理所當然的一臉陰沉,仿佛和世界有深仇大恨。

也不是司空見慣的肌肉硬漢。

反而是一張天然無公害的鮮肉臉。

這才叫大片,一秒比一秒「騷」

不過,可別被Baby的顏值蒙騙,他的車技相當嚇人。

不僅能在狹小的街道里極限操作,過彎漂移,腦子也很快——

為了躲避警方的直升機追捕,Baby開著紅色斯巴魯,和另外兩輛紅色轎車三道并行。

這才叫大片,一秒比一秒「騷」

進隧道之后,Baby馬上加速,繞到另一輛紅色轎車前,剎車。

逼得這輛紅色轎車只能變道。

看明白了沒,Baby和旁邊的轎車互換了車道。

成功甩掉直升機。

但,這個果敢犀利的老司機,面對愛情卻很靦腆。

Baby在餐廳遇到了黛比(莉莉·詹姆斯飾),兩個人都對音樂有特殊的熱愛,相見如故,關系馬上升溫。

這才叫大片,一秒比一秒「騷」

可他們的第一次約會,竟然是在洗衣房一起聽歌。

質樸的青春,連愛情都很青澀。

這才叫大片,一秒比一秒「騷」

可就是這和犯罪格格不入的角色,刷新了類型片的天花板,上演反套路的劇情。

第三反,就是反劇情。

兩場戲,看到這部片的逆骨——

搶劫,怎么拍?

帶上頭套,拿著槍,沖進去,掐表,干掉監控,征服保安,威脅柜員,裝錢,走人。

不。

「極盜車神」說,一個鏡頭就夠。

罪犯們進去之后,鏡頭停在Baby身上,一個人在車上聽歌等待。

這才叫大片,一秒比一秒「騷」

跟著音樂的節奏,向前踩了一段油門,剎車;

時間差不多了,就跟著節奏猛一倒車,回到原本的位置。

剛好,罪犯們已經脫逃,正在跑向Baby的車。

就這么拍完了一次搶劫,每個動作都落在歌曲的節奏上。

這才叫大片,一秒比一秒「騷」

和音樂的進度一模一樣。

另一場戲,所有人趕緊要上車逃命,等著Baby催動油門。

可Baby不是一踩油門,讓引擎轟鳴。

而是忙著把播到尾聲的歌曲,快退。

這才叫大片,一秒比一秒「騷」

沒錯,車外伙伴是驚心動魄的追逐,車內Baby竟然在快退歌曲。

無歌不開車。

等歌曲的進度條回到了Baby想要的位置,飆車大戲正式上演。

飽滿的音樂,讓Baby自己和觀眾都保持興奮狀態。

這才叫大片,一秒比一秒「騷」

隨著快節奏的吉他和鼓聲,事態變得刺激瘋狂。

何止是酷,簡直是騷。

反,反,反。

一反再反,反出了新鮮的類型片風格。

能在北美的一眾大片里搶下破億票房,確實不簡單。

這才叫大片,一秒比一秒「騷」

但,這部片就沒有缺點嗎?當然有。

最割裂的轉折,就是前期看似是Boss的角色(防劇透),看到Baby為愛癡狂,就以“我也年輕過”的理念,突然幫Baby攔下了追兵。

主線故事單薄,再加上臺詞里藏的都是文化年代梗,國內觀眾實在很難get,也因此到了后半部分就有些泄氣,很遺憾。

不過,帶著「三反」產品的鮮明風格,實在太瑕不掩瑜。

音樂融合畫面,強化著觀眾的觀感。

這才叫大片,一秒比一秒「騷」

沒有深沉的主題,沒有深刻的剖析。

可埃德加·賴特就是做到了讓人愉悅暢快的觀影體驗。

他的招牌風格,無人出其右。

難怪,有人會說“這周起才算是我們的暑假檔”。

這句話是句善意調侃,卻也有幾分道理。

但,有沒有想過,為什么會被這么調侃?

這才叫大片,一秒比一秒「騷」

舉個例子,馮德倫的「俠盜聯盟」。

論卡司,不差;論制作,也不差。

其實,「俠盜聯盟」不能算是爛片,可為什么口碑不好?

因為無聊。

要喜劇不夠喜,要動作不夠動,要驚悚不夠驚。

四平八穩地拍完了一部戲,平庸至極。

這才叫大片,一秒比一秒「騷」

感覺到沒,說白了,馮德倫沒有自己的風格。

導演缺了風格,電影自然缺了靈魂,過目即忘。

就連張藝謀,在好萊塢工業里也丟了自己的風格。

還有多少人記得「長城」的具體情節?

下周起,「敦刻爾克」、「銀魂」、「蜘蛛俠」、「猩球崛起3」,哪部不是風格獨特。

這才叫大片,一秒比一秒「騷」

本文圖片來源于網絡

「極盜車神」被稱為“今夏最佳飆車動作大片”,要知道,它沒有超跑,沒有硬漢,沒有上天入地的大場面。

卻仍然能狠砸我們的腎上腺。

靠的是什么?

這種暢快淋漓的鮮明快感,我們太缺了。

每晚多一部好電影

相關搜索熱詞:
港彩3肖6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