匯聚全球視覺新聞資訊
你所在的位置:匯視網 > 報道 >互聯

《快男》“大魔王”尹毓恪:嗓音從不是我的束縛

發布時間:2017-08-23 15:19  來源:匯視網   編輯:安靖

《快男》“大魔王”尹毓恪:嗓音從不是我的束縛

2017《快樂男聲》全國五強中有一個被賦為“大魔王”一般的存在,陳粒對他視若珍寶,李健贊其:“天賦異稟,天生就是吃這碗飯的。”在快男結束后,他將奔赴伯克利大學求學,他是尹毓恪。

音樂中的“大魔王”,一開口便叫人跪

全國300強的大淘沙中,尹毓恪娓娓吟出的《I Wish Love You》里流淌著的純粹、直接和明了迷住了陳粒這個“花癡”少女。

團戰中《你啊你啊》《致姍姍來遲的你》《Dreams》的演繹,讓“音樂魔王”光芒崩現。

團戰第二場輕松呈現出李健老師口中的“難歌”《臉》,從容致敬天后,驚艷了全場的同時也奠定了自己“大魔王”的地位。

而接下來團戰危機時頂著重壓挑戰的搖滾經典《假行僧》和任性嘗試的小眾迷幻電音《念念有詞》則徹底釋放了他骨子里的搖滾和妖氣,完美詮釋了觀眾口中“開口跪的妖聲”以及令召喚師都錯愕的“未來經典”。

七進六個人賽中一曲磅礴的《夢回唐朝》把尹毓恪全身曾經細膩得令人艷羨的情感顆粒一股腦凝聚成了萬米高的氣場,全場在“恪式歌聲”中毫無防備地從原本的開元盛世跌入了貞觀遺風。

而如今六進五個人賽中別樣的《紫》應該讓所有人無論愿不愿意,都必須承認臺上這個白衣少年的天籟音線不只是上帝賜予他的禮物,更是上帝賦予他的魔力。

《快男》“大魔王”尹毓恪:嗓音從不是我的束縛

大魔王的音樂世界沒有輸贏,只有日常

尹毓恪說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從什么時候開始喜歡音樂的,因為從記事開始,就有個常伴左右的隨身聽,他所有的記憶里都有音樂。于他而言,音樂就是日常,不需要刻意抽時間練習,因為他無時無刻不在音樂當中。于他而言,音樂又最特別,是能夠引他入境的故事,音符勾勒出畫面,音調指點出情緒,他是這個奇幻世界的主角,音樂便是最完美的劇本。

“誰說一段音樂只能講述一個故事,表達一種情感,展現一個畫面。”

面對任何音樂,尹毓恪都能夠在其中自由切換各色面貌,隨心所欲,

不論賽事角逐如何激烈,尹毓恪從不關心成績和結果,因為他的音樂世界里沒有輸贏。他唯一關心的只有自己對音樂的詮釋和表現是否足夠好。

有人問他獨特的音線究竟是福是禍。他淡淡一笑說,“既然那么多網友都說我是“開口跪”,那當然就是禮物了,怎么會是束縛呢,更何況一個人要是不想被束縛,又有什么能束縛的了你呢?”

《快男》“大魔王”尹毓恪:嗓音從不是我的束縛

音樂外的“大魔王”,人狠話不多骨子很感性

跳出音樂,和所有十八歲的大男孩一樣,尹毓恪也是無條件地愛電動,愛游戲,抓緊一切比賽的間隙邀著兄弟們“玩遍”大長沙,刺激的恐怖電影,驚險的密室逃脫,無辣不歡的夜市一條街,只要是你想去體驗的,他也都躍躍欲試。

既是“大魔王”,當然少不了時不時的搞怪和惡作劇,毫不防備地展現出“熊孩子”的幼稚和頑皮也著實讓人哭笑不得。直播中,他對黃榕生王者榮耀坑隊友的神吐槽,讓人不自覺笑出了聲。舞臺上,他和焦邁奇默契配合的搞怪舞蹈向羅志祥戰隊“示威”,萌翻全場。

他說,“快男的舞臺對于我的意義是可以唱歌和交到好朋友,我已經享受到了,所以名次、評論什么都不重要”。“我就是來唱歌的,其他的一點兒都不在乎。”

而當放下競賽的規則和程序,尹毓恪似乎也不再那樣云淡風輕,他也有為隊友離開而泣不成聲的無奈與不舍,也有執意穿趙英博留贈的襯衫上臺表演的任性與義氣。

身為“全國最幽默的地方”的東北大男孩,“人狠話不多”是尹毓恪的自帶屬性,他說,“評論我一點兒都不怕,怎樣說我,我就怎樣懟回去”“我不在乎和誰PK”尹毓恪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他之前說過,“我只是來唱歌的而已,所以我只在乎歌唱的好不好和專業上的東西。”

這個夏天,來自快男大“大魔王”尹毓恪,揚著笑眼,唱著歌,任你愛厭與否。

相關搜索熱詞:
港彩3肖6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