匯聚全球視覺新聞資訊
你所在的位置:匯視網 > 報道 >企業

供應鏈革命:溫商的小商品市場零售轉型

發布時間:2017-09-12 13:11  來源:匯視網   編輯:余梓陽

經濟觀察網 記者 張文揚 企業被視為是經濟發展中觸覺最靈敏的“細胞”。9月,一次長達半年,涉及北京、天津、南京、杭州、溫州等城市的實體店、批發市場、工廠等各大流通環節的實地走訪調研落下帷幕,有了改革答案。

9月7日,商務部研究院發布了《商品供給側改革之“蘇寧易購-萬物直供”模式可行性研究報告》。其中,對于商品流通中的直供模式,《報告》認為“該模式切實可行”,對商品流通的戰略意義重大,將成為全國商品供給側改革的樣板。

溫商是中國改革大潮中,頭腦最靈活、最敢于創新的一群人。當前,270萬溫州人在全國各地創辦了3000多家大型服飾百貨等小商品市場,約有商鋪600萬家。他們將參與這種直供模式,從今年底開始交易,預計每年交易額1萬億元以上。

溫州商會會長徐象明表示,這種全新的合作方式,將推動溫商進入供給側改革新時代,迅速升級供應鏈、管理模式,工廠——商鋪——消費者,鏈條透明,杜絕假冒偽劣。

商務部研究院主任俞華認為,這是“雙贏”的模式——商家將從低層次的價格戰中擺脫出來,通過服務、管理升級,增加附加值,而消費者也將獲得“好而不貴”的商品。

距離周永生開辦他人生中第一家小商品市場,不覺已過了二十年。當時的他還不是溫州商會會長,他的租戶們也大多一窮二白,白手起家。

“在洛陽租商場,自己裝修設計,這個區做鞋,那個區做衣服。”周永生回憶道,生意主要涉及小商品一類,當時小的商場才一千多平方,慢慢做到幾萬平方。

2010年,周永生的小商品市場生意風生水起。那一年,他和朋友已經合作連續開辦了十幾家大型小商品市場,商戶多達2萬家。周永生回憶道,“商戶搶著租商鋪,一鋪難求。”

周永生與他的租戶們關系一直很密切。商戶們結婚生子、成家立業,可以說是與周永生一起成長起來。

令他沒想到的是,頂峰過后,小商品市場走了下坡路。事實上,從2003年馬云的阿里巴巴集團創立淘寶網開始,這種來自電商的沖擊就開始一點點鯨吞蠶食他的小商品市場生意。

“我親眼目睹市場由盛轉衰,但是又無計可施。”周永生對經濟觀察網說,網絡零售商圈的低價沖擊下,生意每況愈下。原先小商品市場的低價優勢,今天蕩然無存,他眼看著很多商戶連年虧損,因為沒有其他出路,繼續經營、直到把老本賠光,退租失業在家。

“電商只是個導火索”,在周永生看來,市場倒閉的根源不是電商,而是供應鏈。他對經濟觀察網說,供應鏈問題不解決,進貨價居高不下,一旦出現低價競爭者,市場倒閉只是早晚的事。

問題在于,“中國商品流通成本太高了。”周永生算了一筆賬:工廠出廠價100元,一級批發價至少120-130元(也就是原產地批發價至少120-130元),二級批發價至少140-150元,三級批發價至少160-170元,實體店售價至少300元;而絕大多數電商都是從一級批發市場進貨,進貨價120-130元,電商零售價180元以上,電商價格優勢極為明顯。

電商一味低價競爭,零售實體店被困在供應鏈這個死穴上,整個實體經濟面臨巨大的威脅,一輪又一輪的倒閉潮來襲,周永生卻束手無策。這個在小商品市場拼搏了大半輩子的溫商,即便一次次減租,也沒能改變市場衰敗的趨勢。近兩年,他與合作伙伴連續關閉了13家大型市場,現在只剩3家。

周永生的經歷是中國千千萬萬家溫商的縮影,他所面臨的問題也是全國300個城市溫州商會會長所面臨的共同問題。目前,在中國有270萬溫商。他們在全國還保有3000家大型小商品市場,營業面積超過1億平方米。其中至少有400多家存在大面積空置。

不只小商品市場面臨窘境。商品的原產地——工廠,正在感受到原有批發模式的弊端。劉勁手頭有3家服裝廠,一直在做外單(OEM)。這個在東莞做了十幾年服裝加工廠的“老外貿”,由于人員工資、原材料價格上漲等原因,面臨著外貿需求量連年減少的壓力。

劉勁決定打開國內市場。他給批發商供貨,但結果并不如人意。“不但銷量很差,批發不掉就要退貨,好不容易批發出去,結果貨款難以收回。”劉勁說。

“劣幣驅逐良幣,所有‘良心’工廠早晚都要倒閉”,劉勁感嘆道。他分析道,與批發市場的假貨相比,正品貨成本偏高,加上批發商層層加價,到終端零售價越來越貴,價格差距越拉越大,價格競爭力遠不如假貨。

劉勁也曾經與網絡批發平臺合作過,銷量非常好,每個月都有百十來萬訂單。這種合作類似直供模式,商品價格直接批發給零售終端,比二級批發市場的假貨還要便宜。

但這種合作在前段時間戛然而止。這是因為劉勁發現,由于缺乏線下資源,為了給實體店供貨,該平臺在全國發展了幾千員工的地推團隊。他催要貨款時才發現,這家平臺地推十分燒錢,竟然全部占用工廠的貨款。

在中國,像劉勁這樣的工廠不在少數。劉勁還是工廠維權工作組代表之一,代表維權的幾千家工廠。據他介紹,他手頭共積累了幾百家工廠貨款賬單,平均每家欠款達到100多萬元。

新零售時代的“跑馬圈地”運動開始了。環顧中國商業市場,無論是實體店出身的蘇寧,還是生于互聯網的京東、阿里巴巴,它們放下“線上、線下”之爭,敞開懷抱擁抱“新零售”、擁抱小商鋪。

去年底,京東宣布“新通路”計劃,瞄準三至六線城市小商鋪,到2017年底改造50萬家門店。今年8月,阿里巴巴集團副總裁、零售通事業部總經理林小海宣布“零售通”計劃,目標瞄準二至六線城市,打造1萬家天貓小店。

溫商的小商品市場又將何去何從?7月15日至8月15日,南京持續高溫刷新歷史記錄,300多位溫州商會會長冒著40攝氏度的酷暑天氣,從全國各地陸續來到南京。他們的目的地是南京萬物公司。據該公司董事長胡錦春回憶,有時候一天,就有幾十位會長,直接來到公司。他們的口中談論的是“直供模式”。

據胡錦春介紹,這種直供模式早在2004年就開始了醞釀。何為直供模式?胡錦春解釋稱,以“蘇寧易購—萬物直供”模式為例,工廠通過線上平臺、線下67家城市體驗店,將商品直供至全國3000家大型市場,經6000位駐場經理銷售給600萬家商鋪,形成線下互聯,與阿里巴巴線上互聯形成錯位經營。

去除代理商、批發商等一切中間商,直供價比二級批發價便宜40%,比三級批發價便宜55%以上。這比批發商到工廠現金進貨還便宜?怎么做到的?周會生對這種模式心存疑慮。他的朋友給他算了一筆賬后,疑慮被打消:工廠將商品直供到終端零售店,出廠價100元,直供價僅為99元,實體店零售價將低至170元,比電商還便宜。

如何保證直供價?在上述直供模式下,要求工廠繳納保證金,并向客戶承諾:比出廠價貴1元賠10萬元。“我們工廠是愿意的。”劉勁表示,工廠們已經體會過直供模式帶來的巨大銷量,也敢于繳納保證金,以此來證明工廠直供價便宜的事實。

此外,胡錦春說,該模式還將幫助工廠(品牌商)免費打造全國銷售網,使工廠專注于新款設計、材料研發、產品質量等,按全國訂單實現大規模生產,減少工廠積壓貨,預計減損20%左右。使工廠貨款風險降為零,貨到付款不賒賬。

這或許會成為市場恢復繁榮的起點。周會生試想,每家商鋪年進貨額按30萬元計算,每年采購成本降低12萬元。這不僅節省12萬元,而是重新獲得低價競爭力。

9月7日,300位溫州商會會長(副會長)集體宣布:全國溫商的3000家大型市場(約600萬家商鋪)將參與直供模式,并與“蘇寧易購—萬物直供”獨家合作,今年底開始交易,預計年交易額1萬億元以上。

俞華認為,直供模式的意義在于,這不僅僅幫助“線上”提升效益,更將對提升線下實體店效益、轉變發展方式,產生重大影響。可以說為中小傳統商業零售店轉型“新零售”找到了途徑,是內貿流通體制改革的“樣板”。

蘇寧云商集團B2B公司總經理王振偉對經濟觀察網介紹道,蘇寧聯合萬物提供線上平臺支持,并進一步開設線下無人體驗店,將商品直供給數百萬家商鋪,通過銷售網絡,使工廠通過便捷通道獲得訂單并降低成本。

這對于中國商品供給側改革影響或許將是深遠的。胡錦春認為,直供模式將中國中低端雜牌,逐步升級為中國版的Hamp;M、ZARA、優衣庫、無印良品,個體商鋪升級為快銷品牌連鎖店,大型市場將逐步升級為大型快銷品購物中心,最終推動中國制造轉型升級。

相關搜索熱詞:商品,市場
港彩3肖6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