匯聚全球視覺新聞資訊
你所在的位置:匯視網 > 報道 >企業

臨退休博導開公司缺錢套取國家30萬科研經費獲刑

發布時間:2017-09-06 13:29  來源:匯視網   編輯:肖鷗

大學教授是個令人尊敬的職業,為人師表、諄諄教導是人們對這個高尚職業的良好印象。可是在這高尚的背后,少數人的欲望也在慢慢萌發,最后走上了犯罪的道路。經山東省濟南市歷下區檢察院提起公訴,8月31日,該區法院以貪污罪判處套取國家30萬元專項科研經費的博士生導師徐某有期徒刑三年零三個月。

博導立項獲科研經費

案發前,徐某是山東大學藥學院的教授、博士生導師、常務副院長、山東省政協常委。一位受人尊敬的教授如何步入貪腐的泥潭?這要從一個課題立項說起。

2009年,徐某負責申請了以胺肽N為靶點的抗癌候選藥物24F的研究與開發項目。這個項目是國家科技部生物技術中心主導的“重大新藥創制”專項課題,也是“十一五”重大專項,經費主要由國家財政撥款。

2010年,科研經費撥付到位,總計150萬元左右。作為課題負責人,徐某的主要職責是主持完成課題任務的實施以及經費的具體使用。然而,就在項目實施的過程中,一次偶然的學術會議改變了徐某的人生軌跡。

注冊成立公司正好缺錢

2009年12月,濰坊市醫藥局邀請徐某去濰坊市參加生物醫藥科技發展的一個會議,會后他參觀了濰坊高新生物園區的一個新藥研發平臺,園區給徐某留下良好印象。為了幫助推動平臺的有效利用,2010年六七月,在他的組織下,中國生物醫藥發展論壇在園區舉行,借此也對生物園側面進行了宣傳。

論壇舉辦期間,為了與徐某進一步拉近合作關系,濰坊市高新生物園區的主任武某主動發出邀請,提出希望徐某能來他們這里開個公司,用徐某的影響力吸引一些專家、企業來發展這個平臺。徐某聽著有些心動,表示可以考慮一下。

想到工作這么多年還沒有屬于自己的生物實驗室,又即將退休,有些實驗項目退休后還想繼續做,2010年10月,徐某向武某提出,可以在他們生物園區成立一個公司。但是武某說,如果合伙出資的話,企業性質就是股份制,徐某對于公司的事情可能主導不了。

再三考慮之后,徐某覺得公司還是得自己說了算。于是他準備以自己的名義注冊成立公司,名字叫濰坊博創國際生物醫藥研究院(下稱博創研究院)。按照規定,成立個人的民辦企業需要注冊資金。可這筆錢從哪里來呢?徐某想到了自己即將結項的項目還有很多科研經費用不完。

一紙“假合同”成功套取經費

按照山東大學科研經費管理的規定,嚴禁使用重大專項資金支付各種罰款、捐款、贊助等,嚴禁以任何方式牟取私利。國家撥款屬于專款專用,不準移做他用,每項支出有嚴格的規定,并且結余款項都要上交財政。

在學校方面不知情的情況下,2010年11月,徐某偽造了一份山東大學與博創研究院的委托加工協議書,以協作費的名義把自己項目中的30萬元科研經費先轉入濰坊高新生物園發展有限公司賬戶,之后用于其為法定代表人的博創研究院的驗資、注冊。

事實上,在徐某偽造的協議中,企業賬號還是用的濰坊高新生物園發展有限公司的。而在他用于學校報銷的發票上,收款單位同樣是濰坊高新生物園,蓋的卻是博創研究院的章。按照協議上面的日期,當時博創研究院還沒有成立。

30萬科研經費進了公司的“私囊”

這30萬元研究經費的使用因為制作了形式合法的協議,又開具了形式合法的發票,就這樣順利交與學校財務報銷了。

而實際上,在博創研究院這30萬元分別用于支付日常水電費、物業費、人工費,以及做個人研究實驗。至案發前,徐某負責的科研項目已經驗收,30萬元公款已沒有歸還條件。

2015年3月,歷下區檢察院對徐某涉嫌貪污一案進行立案偵查。今年1月11日,案件在兩次退查后起訴至法院。

辦案檢察官告訴記者,近年來科研經費貪腐案件屢見不鮮。虛列勞務費冒名領取、借殼套現、虛開發票是此類案件中常見的手段。類似套取科研經費的行為嚴重觸犯刑法,檢察機關對此決不姑息,希望科研人員能夠廉潔自律,防微杜漸,引以為戒。

相關搜索熱詞:公司,國家,萬科,獲刑
港彩3肖6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