匯聚全球視覺新聞資訊
你所在的位置:匯視網 > 報道 >趣聞

元曲中的故事:馬致遠的懷才不遇

發布時間:2017-09-08 11:11  來源:匯視網   編輯:谷小金

元朝讀書人的命運

夜來西風里,九天鵬鶚飛。困煞中原一布衣。悲,故人知未知?登樓意,恨無上天梯!

——馬致遠《金字經·夜來西風里》

元朝讀書人的命運往往跟整個時代息息相關,蒙元時代的茫茫中原,讀書人有鴻鵠之志,欲圖振翅九天,可是這個時代卻如同幽深的黑夜,秋風勁吹,略帶寒意。馬致遠寒窗苦讀,屢經科舉,可謂仕途坎坷,直致中年之時,方才得中進士,任職地方官員,與年少時的窮困潦倒相比,生活上得到徹底轉變,而精神上的需求,卻依然無法得以滿足。

依舊中原一布衣

同時代的詩人曾經有“東風萬里衡門下,依舊中原一布衣”,這種熟習詩書禮樂,仗劍行走天涯,哪怕有服務天下百姓之心,回環繞轉,卻依然只是一介普通百姓,難以進入朝堂權力核心層,就更別說實現自己胸中抱負了。馬致遠無奈之余,亦便生出這“中原一布衣”的感慨。所謂九天,所謂中原,讀書人而言,都是渺遠而不可及,身處困頓局,缺少解局人。

馬致遠在官場多少還是有些政績,否則也不至于在浙江任官吏后,又被提拔到元朝大都城中任工部主事,元朝的工部主要統掌諸色人匠總管府等官署機構,應該類似于國土建設部門,負責開展土地規劃、河道運營、橋梁修筑等事務,從馬致遠后世對諸多自然風景的精致描繪,其作為基層公務員,應是經常深入基層調研,履職盡責方面還是不錯的。

楸梧遠近千家冢

悲,故人知未知?這個故人到底是誰,已經無法考證。元朝時期的讀書人,跟兩晉時期類似,即便朝中為官,也多放浪形骸,崇尚老莊無為義理,只是沉浸在自我中,往往無法自拔。馬致遠亦為如此,希望上達天聽,用自己對天下之看法,去施政于民,最終卻也落得個“禾黍高低六代宮,楸梧遠近千家冢”,終究不過是一場噩夢而已。

在《清江引》中有“你把柴斧拋,我把漁船棄”,無非便是想尋個穩便處閑坐地,年少時以為在官場,待得受盡折磨,才曉得“剔銀燈欲將心事寫,長吁氣一聲欲滅”,馬致遠對朝政之失望,終化作其曲詞中的音韻,伴隨著他在京西古道上的徒步行游,為后世所知,對兼濟天下的傳統理想,卻不得不歸于塵土。

當然,登樓意,恨無上天梯!當年曹魏時代,王粲以才子之名客居荊州,冀望能夠與執政者共謀民政的同時,更希望迎接太平盛世的到來,馬致遠亦便產生如王粲般的感念,但面對蒙元統治者骨子里對讀書人的蔑視感,馬致遠無可奈何,竟只得“一恨千秋”了。

相關搜索熱詞:故事
港彩3肖6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