匯聚全球視覺新聞資訊
你所在的位置:匯視網 > 關注 >品牌

寧澤濤:僅3月讓中國100自重回世界水平 現在才是快樂的自由之泳

發布時間:2017-09-11 16:49  來源:匯視網   編輯:feitian

2017年9月4日的全運會100米自由泳的賽后新聞發布會上,面對央視記者的問題:“這么久沒有發聲,現在最想說些什么?”寧澤濤想了想,眼神專注而堅定:“只有四個字,我很快樂!”去年11月,在央視的紀錄片《轉折點》中,寧澤濤的爸爸說:“如果你不快樂,可以選擇轉身。”寧澤濤揉了揉眼睛:“我……我挺快樂的。”

寧澤濤:僅3月讓中國100自重回世界水平 現在才是快樂的自由之泳
寧澤濤:僅3月讓中國100自重回世界水平 現在才是快樂的自由之泳

從最黑的夜出發

時間回到2017年的6月,布里斯班的冬天。“我一般會訂四個鬧鐘,從4點20到4點45分。一般鬧鈴響過四次之后,我會從被窩里鉆出來,迅速地穿好衣服,隨意用涼水抹把臉,拿好車鑰匙和背包出發。”

寧澤濤:僅3月讓中國100自重回世界水平 現在才是快樂的自由之泳
寧澤濤:僅3月讓中國100自重回世界水平 現在才是快樂的自由之泳

天剛蒙蒙亮寧澤濤就開始了自己一天的訓練。

每天早上寧澤濤都開車前往訓練場,他在澳洲有一輛車,在國內早就拿到駕照的寧澤濤一直沒機會開車,而在澳洲寧澤濤的全部行程幾乎都要仰賴這輛車。他車技不錯,親人朋友坐在車上的時候他會突然加速來一個炫技般的“彈射起步”,看著他們有點被嚇到的反應,寧澤濤像每一個二十幾歲的男孩子一樣會露出小把戲得逞的笑容。

不過去訓練場的路上他不敢這么玩,黎明前最黑的夜,20多公里的車程,這是寧澤濤訓練開始前的一個小小儀式,從這一刻起,一天的訓練生活又開始了。

寧澤濤:僅3月讓中國100自重回世界水平 現在才是快樂的自由之泳
寧澤濤:僅3月讓中國100自重回世界水平 現在才是快樂的自由之泳

布朗對寧澤濤進行指導教授。

5點開始的訓練是寧澤濤自己選擇的時段,這樣的選擇對于常年規律生活的職業運動員而言,也是一個不太容易堅持的時間表。對于寧澤濤而言,這與中斷訓練9個月之后,重新開始專業訓練一樣是不小的挑戰。在此之前,寧澤濤有大約9個月的時間沒有系統訓練。 里約奧運會后,身心俱疲的寧澤濤開始休整——看病調養陪伴家人,而最終,他還是要面對是繼續還是轉身的問題。“那段時間有各種聲音在我耳邊”,寧澤濤說。

2016年,奧運的失利讓寧澤濤心灰意冷,賽場邊布朗看著昔日的愛徒狀態居然下降得如此厲害,他躊躇著想上前給他一點鼓勵,但是最終沒能成功。他們只是在奧運村打了個照面,寧澤濤瘦得厲害,這讓站在他面前的布朗看起來更加魁梧,布朗沒有回避自己心里的感受,他擁抱著寧澤濤對他說:“你要堅強。”

寧澤濤:僅3月讓中國100自重回世界水平 現在才是快樂的自由之泳
寧澤濤:僅3月讓中國100自重回世界水平 現在才是快樂的自由之泳

里約奧運會布朗在奧運村擁抱寧澤濤。

那之后布朗有一段時間沒聯系過寧澤濤,偶爾他會在朋友圈看到關于寧澤濤的消息,滿屏的中文讓他有些不知所措,9月他在央視游泳記者的朋友圈留言:“他(寧澤濤)過得好嗎?”他聽說了寧澤濤的一些事情,但他選擇不去打擾,“如果有需要他會來找我”。

這句話在2017年的1月得到應驗,寧澤濤找到布朗,希望他們能以新的方式展開合作,他想重新回到泳池,但回來卻并不容易。于是帶著對游泳最后的堅持和心底里一些小小的渴望,經過了4個月的漫長等待,擺脫所有繁復的人事關系之后,2017年5月底寧澤濤在布里斯班再次與布朗教練見面。

布朗再次見到寧澤濤的時候,他曾經引以為傲的肌肉線條看起來有些松弛,整個人也胖了一圈。布朗幾乎倒吸一口冷氣,這對他們來說意味著一切都要從零開始了。

自由之泳

游泳館鐘表的時針指向了5點鐘,氣溫大約10攝氏度,露天泳池的保溫蓋布被工作人員掀開,冒著看起來熱氣騰騰的白霧,伸手試一下,水中的溫度并不溫暖,寧澤濤換上泳褲、穿著浴袍站在池邊用不算流利的英語和布朗教練交流著。溝通完當天的訓練計劃后,寧澤濤脫下浴袍,將皮膚直接暴露在只有幾度的空氣中,他猶豫地看了看泳池,小聲嘟囔:“太冷了!”卻還是抱著肩膀閉著眼睛躍入泳池。

寧澤濤:僅3月讓中國100自重回世界水平 現在才是快樂的自由之泳
寧澤濤:僅3月讓中國100自重回世界水平 現在才是快樂的自由之泳

寧澤濤與布朗教練交流后準備脫掉浴袍下水訓練。

安靜地露天場館內,耳邊是規律地劃水聲,布朗教練“UP、UP”的口號聲,旁觀者穿著羽絨服凍得抽鼻子的吸氣聲,還有只有寧澤濤自己才能聽到的,水中他心跳的聲音。這一刻多么熟悉,如今卻又感覺有些陌生。

他們的目標是三個月后的全運會。

在天津當記者問布朗,與9個月沒正規訓練的寧澤濤一起接受三個月后的挑戰,他擔心過失敗么?布朗的回答很堅定:“沒有,因為我相信他。”“他來找我的時候我沒有想太多,唯一擔心的是時間已經不夠了,但他很有天賦,我信任他的天賦,相信他的為人,就像他信任我一樣。”

“為什么每天要這么早開始訓練,而且強度很大的魔鬼訓練?”

布朗:“因為他要變得更快!”

布朗說,寧澤濤答應了的事情,他就一定會做到。

寧澤濤:僅3月讓中國100自重回世界水平 現在才是快樂的自由之泳
寧澤濤:僅3月讓中國100自重回世界水平 現在才是快樂的自由之泳

今年全運會的頒獎臺上寧澤濤帶著恩師布朗一同站上了領獎臺。

時間隨著劃水聲靜靜地流淌,兩個多小時后,朝霞滿天,天色漸明,看到寧澤濤沖刺最后幾個五十米的成績,布朗不停地豎起大拇指,寧澤濤跳出泳池,兩人笑著碰了一下拳。然后,布朗指著寧澤濤漂亮性感的腹肌,夸張地笑著:“他剛來的時候,肌肉已經松了,腹肌變成了一坨。”

早晨7點多,上午的訓練結束了,每一天的訓練課分為兩節,下午還會有兩個小時。寧澤濤換好衣服,手里拿著打腿板,家人想幫他背包,他擺擺手,自己拎著大步往外走。

寧澤濤:僅3月讓中國100自重回世界水平 現在才是快樂的自由之泳
寧澤濤:僅3月讓中國100自重回世界水平 現在才是快樂的自由之泳

寧澤濤在澳洲外訓。

回程時他的心情顯然輕松了不少,打開車里的收音機,濕漉漉的腦袋隨著節奏來回擺動,從贛州比賽回來后,他的車技越來越嫻熟,對布里斯班也越來越熟悉:“頭一個月是熟悉訓練的環境和方式,等到回去比完賽,再回去就非常熟了,路也很熟了,周圍環境也很熟悉,慢慢習慣了,開車從我住的地方到訓練的地方一條路,慢慢變成幾條路,哪個路順開哪個。

訓練之余,布朗經常邀請寧澤濤到家里做客,親自下廚招待自己的弟子,也鼓勵寧澤濤多結交新朋友,走出自己原有的世界:“他現在變成了一個完整的人,而不是人們定義的那種一部分的人。”

以前外訓休息的時候,寧澤濤最多和隊友出去逛街,或者窩在住處睡懶覺。現在他會到大學打打籃球,因為喜歡打籃球,布朗教練還給他起了個“哈登寧”的外號。有時他會約上三五好友出去釣魚,或者在天氣晴好的日子出門沖浪。如果時間充裕,他會和新朋友們去布里斯班一個叫做天鵝灣的小島,那里有一座高高的懸崖,每次他都會站在最高處,望著洶涌的大海,聽著海浪拍打巖石發出的巨大轟鳴聲,面帶笑意的不知道在想著什么。

寧澤濤:僅3月讓中國100自重回世界水平 現在才是快樂的自由之泳
寧澤濤:僅3月讓中國100自重回世界水平 現在才是快樂的自由之泳

布朗經常對寧澤濤說:“記住你現在的快樂。”

一次,在從低處沙灘往高處爬時,由于沙質松軟,他滑落下來,高處地面的邊緣形成一個人形大坑,寧澤濤的腿上頭發上都是凌亂的松枝,朋友們看著他的狼狽樣,都哈哈大笑起來,誰也沒有第一時間把他扶起來,而是爭先拍照,并調侃著:“發條微博:寧澤濤落坑處。”他坐在地上看著大家也跟著一起哈哈大笑。看到島上大樹旁的秋千,他雀躍著坐上去,蕩來蕩去像孩子般開心,這是以前無法想象的自由時光。在異國他鄉的在孤島上,他不再是國民男神,也不是世界冠軍。布朗教練告訴他:“游泳是一項枯燥的運動,游泳不是生活的全部,平衡好訓練和生活才能從中找到樂趣。”在澳洲,寧澤濤一邊享受著游泳的快樂,一邊享受著自由生活的美好。

在布里斯班,寧澤濤偶爾會因為堵車遲到、會因為多打了一會兒籃球被布朗嚴厲批評,但在這里布朗不會對寧澤濤訓練之外的生活做過多約束。一切在他自己的掌控下,有條不紊按計劃執行。如布朗所說,他答應的,一定會做到。

王者歸來

寧澤濤在澳洲的公寓客廳有一個寬敞的陽臺,站在陽臺向外望去,是明媚的陽光和快樂玩耍的人們,還有遠處布里斯班的地標——一個巨大的摩天輪。無獨與偶,在中國天津,也有這樣的一個標志“天津眼”,這里是第十三屆全運會的舉辦地。

8月24號,寧澤濤回國備戰全運會,8月28日提前到達天津適應場地。9月3日全運會游泳比賽男子100自項目的預賽在上午10點鐘開始。第七道出場的寧澤濤以49秒44的成績晉級;幾個小時后,男子100自半決賽他就把成績提高到了48秒11,令媒體工作室一片嘩然。大家都在期待著寧澤濤在男子100自的決賽中再次帶來驚喜。寧澤濤沒有讓所有人失望,47秒92,3個月,他讓中國男子100米自由泳再次回到世界水平。這個成績排名世界第六,在布達佩斯世錦賽可以排名第四。

寧澤濤:僅3月讓中國100自重回世界水平 現在才是快樂的自由之泳
寧澤濤:僅3月讓中國100自重回世界水平 現在才是快樂的自由之泳

寧澤濤在全運會100自衛冕奪冠。

面對這樣的成績,紅過眼眶之后的布朗教練,給寧澤濤的表現打了高分,但他也有點后悔——“到天津到的太早了,知道他很在中國有人氣,但是沒想到是這樣的受歡迎。”走到全運村里,所到之處都是女孩們的尖叫聲,在食堂、在咖啡館,不停地有運動員、志愿者跑來要合影和簽名:“就像海鷗,一有人投食,所有海鷗都叫著圍上來,寧澤濤就是那個食物。”

這些對寧澤濤有影響嗎?”

布朗猶豫了一下:“這個問題很難回答,這種情況對他的備戰肯定沒有幫助,他不會像有些人推開這些人,他很謙虛也很慷慨,是個很好的人,他愛他的粉絲。但是這些確實讓他有不小的壓力。”隊醫李航一臉無奈:“在這里外界因素會影響到他,公眾人物要面對很多事情,確實不方便。

如果說,男子100米自由泳是寧澤濤的“showtime”的話,那么在男子50米自由泳他迎來本次全運會最艱難的挑戰。順利通過預賽和復賽兩槍之后,50米自由泳的決賽,賽前寧澤濤因為上呼吸道感染,導致發燒37.8,甚至放棄了上午的訓練和賽前的下水熱身,晚上的決賽,他只能在陸上熱身之后,直接進入決賽的賽場。

寧澤濤:僅3月讓中國100自重回世界水平 現在才是快樂的自由之泳
寧澤濤:僅3月讓中國100自重回世界水平 現在才是快樂的自由之泳

50自比賽之前寧澤濤發燒到了38度。

寧澤濤的爸爸在看臺上緊張得手心里都是汗,低聲說:“我最擔心的是他的心臟。”

布朗曾評價寧澤濤:“他是天生的比賽機器。”隊醫李航說:“寧澤濤雖然外表看起來是中國人的含蓄美,但他在訓練和比賽中有硬漢的狀態,內心強大,比較硬朗。”

因為咳嗦,在50米自由泳的比賽中,寧澤濤沒有呼吸,一口氣游到最后。恢復訓練三個月,在身體虛弱的狀態下,他以22秒04的成績收獲了自己本次全運會的第二枚金牌。

熱身池區,布朗高興地和朋友們擁抱,賽前他看著一直咳嗽的寧澤濤曾對他說如果你不能比賽了我們可以不去,而現在布朗眼眶紅紅的,他說:“我太清楚他都經歷了什么,所有人都說他不可能回來了的時候,在他帶著病可能只發揮了50%的情況下,他依然是冠軍。我看著寧澤濤的媽媽哭了,我就決定不再憋著自己心里的感受了,這對他來說真的太難了。”

寧澤濤:僅3月讓中國100自重回世界水平 現在才是快樂的自由之泳
寧澤濤:僅3月讓中國100自重回世界水平 現在才是快樂的自由之泳

寧澤濤奪冠后布朗曾紅了眼眶。

寧澤濤在賽后發布會上告訴所有媒體,做出出賽的決定卻是不容易,因為大家的判斷是他的身體狀況不適合比賽,但布朗對他說:“你要做老虎,而不是hello Kitty。”寧澤濤的父親在聽過這段發布會的錄音之后,喃喃自語:“長大了......”

此刻的寧澤濤則在角落里,躺在墊子上,平靜地微笑著。

關于未來,寧澤濤和布朗都沒有過多的設想,“這是一個好的開始”,布朗這樣告訴記者。

相關搜索熱詞:世界
港彩3肖6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