匯聚全球視覺新聞資訊
你所在的位置:匯視網 > 新聞 >國內

“行不行?干脆一點”,貪官這樣催審判長

發布時間:2017-09-12 13:54  來源:匯視網   編輯:子墨

“行不行?干脆一點”,貪官這樣催審判長

據公開資料,陳列雄是海南澄邁人,1954年生,16歲參軍,曾先后擔任鎮長、鎮委書記、市委常委等職,2009年擔任瓊海市委副書記、政法委書記,2014年退休。

然而,在退休一年后,2015年3月,他因涉嫌嚴重違紀接受組織調查。

2016年12月,海南省第一中級法院以受賄罪判處陳列雄有期徒刑11年,并處罰金人民幣100萬元。陳列雄表示服從判決,不上訴。

經法院審理查明,2002年至2012年,陳列雄在擔任瓊海市嘉積鎮黨委書記,瓊海市委常委、瓊海市人民政府副市長,瓊海市委副書記、政法委書記等職務期間,共計收受賄賂人民幣769萬元、港幣80萬元。

“政事兒”注意到,根據審判視頻顯示,2016年9月受審時,陳列雄當場發話“指示”審判長,對審判程序提出“指導意見”,還給自己量刑。

“審判長,我就說咧,這22宗罪都是我主動承認的,”陳列雄大手一揮,“所以沒有什么異議的話,就不要一一列舉了,就是通過就算啦!”

“行不行?干脆一點”,貪官這樣催審判長

“行不行?干脆一點。”見審判長“無言以對”,陳列雄又補了一句。

之后,審判長對陳列雄給予了回應:“法院還是需要走這個程序,所有證據要經過法庭的舉證質證,才能作為定案的證據”。

聽了解釋,陳列雄笑了:“噢,都是我主動承認的,這個就干脆……”此時,他又揮了一下手。

審判長打斷他:“你這個是態度的問題,下面在量刑的時候,公訴人會出示的好嗎?”

“好。”陳這才停止了“指導”。

隨后,他又在法庭上“表揚”自己:“90%多(犯罪事實)都是我主動承認,態度很好,紀檢的也說我態度很好”。

“這樣的話,我要求從輕……”說到這,陳列雄又開始“指導”審判長,“從輕的話呢,11年,這樣是最好。”

“行不行?干脆一點”,貪官這樣催審判長

三個月后,法庭宣判,陳列雄“如愿以償”獲刑11年。

據《海南日報》報道,在從領導崗位退下后(2014年退休),陳列雄用存在小舅子處的900多萬贓款,以兒媳婦的名義在海口國瑞城買了兩間商鋪(貸款300萬,月供3.5萬元)。后來,商鋪被查扣。

記者注意到,對于自己的腐敗行為,陳列雄沒有向組織、紀委坦白,而是經常去廟里燒香拜佛,求助算卦的大師,聽大師的話去放生烏龜。

“收了錢有點害怕、緊張嘛,怕事情暴露嘛。跟他(大師)說說心里就好受一點。”他說,“那個‘大師’、算命先生,他說你絕對沒事的,你放心好了。他跟你拍胸脯拍板,后面也是助長了你撈錢嘛”。

據海南電視臺報道,陳列雄曾多次找“大師”算命,每次都會給予錢財。落馬后他回憶起“大師”說,“反正‘大師’們的話,就是忽悠你啦!忽悠你然后講得天花爛墜,他想要你紅包嘛,我現在根本不相信這些東西。”

“行不行?干脆一點”,貪官這樣催審判長

回顧起腐敗心態的轉變,陳列雄認為,自己的腐敗源于當時瓊海的官場風氣:“改革開放這幾十年來,也很少有領導干部被抓,出這樣的事嘛,所以大家都覺得應該是理所當然的,當時那個氣氛、那個氣候就是這樣子嘛,不撈白不撈。”

“再加上我本人呢,(當時覺得)奮斗了一輩子,不搞一點不撈一點,退休怎么辦?”他說。

“政事兒”注意到,接受采訪時,陳列雄多次提及自己的家人。

“小時候家里比較窮,我們被周圍的同學看不起。我就發誓,一定要爭氣,一定要進步,一定要出人頭地。所以我到哪里都是標兵,我在部隊時還在全島做報告。”

在受審前,陳列雄還告訴家人,不要來旁聽,覺得愧對他們。

“因為我看到他們來都哭哭啼啼的,我不想看到那樣的場面嘛,反正我一人做事一人當,我該怎么判就怎么判,該坐牢坐牢,該怎么做就做、就判嘛。反正我面對,不要影響家里人,他們好好過日子就行了。”鏡頭前他說道。

他坦陳,自己最對不起的是母親,母親去世時,他不能送終,“這是很大的遺憾,也是不孝。”

同時,他也告誡領導干部:“不管任何人、官多大、貢獻多少,只要放松了改造,放松了警惕、信念,就容易出事。像過去毛主席講的,不要給人家的‘糖衣炮彈’擊中了。”

相關搜索熱詞:貪官
港彩3肖6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