匯聚全球視覺新聞資訊
你所在的位置:匯視網 > 新聞 >國內

女兒狀告九旬老母:“您沒有讓我過上一天好日子”

發布時間:2017-09-05 17:34  來源:匯視網   編輯:牧曉

女兒狀告九旬老母:“您沒有讓我過上一天好日子”

由于母親所在敬老院的費用逐年遞增,鄭女士無力獨立負擔,而母親卻舍不得將養老金拿出來,鄭女士被迫向海淀法院起訴,要求判令母親把養老金先拿出來作為養老開支,不足部分再由子女共同負擔。然而在案件背后,存在著雙方多年來積累下的情感郁結。最終,在法官的耐心調解下,家庭的裂痕逐漸彌合。

女兒違背常理起訴老母

海淀法院日前迎來了一場罕見的官司,年近六旬的鄭女士,因贍養問題,把年過九旬的老母親訴至法院。

鄭女士表示,現年96歲的母親和現年93歲的父親于1989年離婚,父親離婚當年回成都再婚。2010年7月,父親喪偶后又回到鄭女士身邊,因鄭女士已擔負著母親的贍養義務,父親回來后不得已將兩位親生父母且超高齡的老人一起贍養。但是父親堅決不同意與母親辦理復婚手續。為此母親非常不滿,經常謾罵父親,導致父親身體健康日益下降,目前已經不能自理,但頭腦依舊清楚,表達自如。

鄭女士在父親回來的一年半中,即2010年7月至2011年12月,將父母接到自己家贍養,并請了保姆照看,母親天天與保姆吵架,導致10天左右就得更換一次保姆。鄭女士無奈之下將父母送到了四季青敬老院進行贍養。從2011年12月至今,兩位老人在四季青敬老院居住了5年多的時間,這段時間里她自認對父母盡到了贍養義務。

希望老人自擔部分費用

因妹妹患有較為嚴重的風濕性心臟病,所有照料和贍養父母的責任都落在鄭女士的身上。因為沒有經濟能力聘請專人護理,鄭女士每天都要到敬老院護理父母。

鄭女士稱,自2010年7月至今,她一直獨自供養著母親,并且支付母親全部生活費和敬老院的費用,只有醫療費是她和妹妹各出50%。由于母親年事已高,在敬老院的費用逐年遞增,目前父親需要聘請專人護理,自己退休后養老金較低,無經濟能力獨自承擔母親的生活費、醫療費和敬老院的費用,因此依據《老年人權益保障法》的相關規定,希望法院判決母親將養老金拿出來作為自己的養老開支,不足部分再由鄭女士與妹妹共同承擔。

另外,鄭女士的母親希望其他子女能親近她,經常口頭或書面承諾百年之后贈與其存款。自父親回來后至今6年多的時間里,母親的養老金1分錢也不舍得花,積攢下來以空頭許諾的形式來欺騙其他子女。

目前,鄭女士對母親天天照料、日日護理,做到了女兒對母親的經濟上供養、生活上照料和精神上慰藉,為了避免母親在去世后爆發家庭矛盾,鄭女士征求了母親的意見,希望法院通知她的三名子女到法庭,處理她的存款,以及明確全體子女盡贍養和照看義務。

給老母親寫信闡述訴因

立案后,鄭女士向法院提交了一封寫給母親的信,大意如下:

您已96歲高齡,自我父親從成都回到我身邊至今已6年多的時間里,您沒有讓我和父親過上一天好日子,在經濟上您常年盤剝我,因為我已經退休,自己的養老金不夠替您繳納敬老院的費用,您和父親的敬老院費用一再上漲,您再不將自己的養老金拿出來,我實在無力擔負。在精神上您常年折磨我和父親,剛入敬老院時我父親能夠推著您在敬老院里走上一兩圈,而現在父親已經站立困難,需要有專人護理了。而我每天都去敬老院為您服務,從不間斷地照顧您,也得不到您的同情。我實在沒有辦法,只能突破倫理的底線將您告上法庭,為了請您重新規劃生前余年,請您在法庭上重新指定監護人對您進行日常生活照料。

提出兩個方案贍養母親

在信中,鄭女士提出了兩個方案,方案一是其他子女在五棵松的房子里照顧母親,因為母親是超高齡老人,身邊必須有人照顧,但母親不愿用保姆,所以請母親征求其他子女的意見是否對其進行生活照料和監護義務,如果有其他子女愿意對母親進行照料和監護,鄭女士可以騰出其五棵松的房屋,但母親必須在有子女陪同的情況下居住。而鄭女士自己負責照看父親。

方案二是母親仍由鄭女士照料,但母親需把國家給予的基本養老金放到敬老院財務室,由敬老院財務室每月從銀行存折上劃轉基本養老金約3500元,不足部分由鄭女士和妹妹共同墊付。同時,鄭女士保證每周帶母親出敬老院去餐館吃一次飯,買母親喜歡的食物。

鄭女士在信中對母親的存款還提出了一個要求,要求母親把5名親生子女都約到法庭上,當著大家的面出具存款單據,并說明除去日后鄭女士和妹妹墊付的敬老院費用后如何分配、由哪位子女監管。鄭女士在信中稱:“這件事必須辦,堅決不能在您百年之后,您的其他子女向我索要您的存款。這件事也是我要到法院解決的重要原因,我不能讓自己27年(從1989年您得腦血栓開始至今)照料您忍受了難言之苦和折磨,還讓您日后給我埋下惡果。”

母女雙方均不同意調解

鄭女士向法庭提交了公證書、母親寫的字據、存折,以及敬老院工作人員、家政人員和鄰居的證言,除詳細說明家庭成員情況外,還證明母親的養老金數年來1分錢未動,且母親另有存款數十萬元。此外,鄭女士還向法庭提交了給母親洗腳、掏耳朵和帶母親吃飯的照片,以證明自己對母親盡了贍養義務。

在法庭上,鄭女士的母親僅在答辯時稱,鄭女士所訴事實和理由不清楚、不成立,但對證據未當庭進行質證。法庭上,雙方均表示不同意調解,調解工作陷入僵局。

一周后,法官再次組織雙方調解,先是認真、深入了解了鄭女士和其母親的情況,發現鄭女士和母親以及鄭女士的妹妹三人之間相處的還算融洽,鄭女士對父母雙方頗盡孝道,敬老院和街坊鄰居也有目共睹。而老太太的退休金并不算低,但長年一分不動,加上其他存款,老太太已經積攢了有數十萬元。

老人吐露心聲達成和解

法官耐心詢問老太太為何如此,老太太猶豫許久吐露了心聲。她考慮到自己與鄭女士父親系再婚,且雙方之前均有其他子女,自己與鄭女士父親再婚后又有了兩個女兒,而自己又與鄭女士父親離婚了,鄭女士父親回京后又不肯與自己復婚,考慮到復雜的家庭環境,老了無人管的擔心和恐懼深深地扎根于自己的心底,所以才拼命攢錢,打算哪個子女對自己孝順就把財產給哪個子女。

最終雙方經法官勸說,裂痕逐漸彌合,并決定回去仔細考慮斟酌。第二天,老太太交來了和解方案,為妥善解決矛盾,自己決定由小女兒即鄭女士的妹妹贍養,所有養老金和存款也都交給小女兒保管和支配,但鄭女士必須對老太太盡義務,對其他子女是否盡義務不做強求。鄭女士隨后也撤回了起訴。

法官釋法

贍養義務包括精神慰藉

本案主審法官劉艷表示,贍養老人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也是法律規定的公民的基本義務,贍養標準應以老人的實際需求為限,并綜合考慮家庭、子女收入、負擔等因素。

本案中,鄭女士母親有一定的經濟收入,在鄭女士母親能夠獨自負擔的范圍內,法院一般不會再對子女做強制性的要求。但需要明確的是,贍養不僅僅是經濟上的滿足,根據《老年人權益保障法》,贍養義務主要包括“經濟上供養、生活上照料和精神上慰藉”,即便是老人在經濟上能夠負擔一部分或基本能自足,子女仍應履行“生活上照料和精神上慰藉”等義務。針對此種情況,法官才既勸說老太太不要過多地希望不在身邊的子女盡多大的義務,而要珍惜眼前人,多顧及身邊的、對自己正盡義務的子女的感受,同時也勸告鄭女士和其妹妹多體諒老人的想法,告知家庭和睦是幸福的源泉。

相關搜索熱詞:女兒
港彩3肖6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