匯聚全球視覺新聞資訊
你所在的位置:匯視網 > 新聞 >國內

62年中印作戰軍官:解放軍不輕易動要動就來大的

發布時間:2017-08-24 11:24  來源:匯視網   編輯:牧曉

今年8月1日,習近平主席在慶祝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90周年大會上發表講話時說:“我們絕不允許任何人、任何組織、任何政黨、在任何時候、以任何形式、把任何一塊中國領土從中國分裂出去。”說到這里,現場突然爆發的掌聲把講話打斷了幾秒鐘。

62年中印作戰軍官:解放軍不輕易動要動就來大的
62年中印作戰軍官:解放軍不輕易動要動就來大的

2017年8月,藏字419部隊政委陰法唐在北京家中接受環視聽工作室記者專訪。

55年前,中國最后一次和平解決中印邊境局勢的外交努力無果后,毛澤東說過一段話:“中國有96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這是小學課本上都有的。不能輪到我毛澤東當家,領土就變成950萬、930萬,我無法向人民交代。”當時尼赫魯的回應是,“麥克馬洪線”就是印度邊界。在這種形勢下,一場捍衛中國領土的自衛反擊戰,已經難以避免。

62年中印作戰軍官:解放軍不輕易動要動就來大的
62年中印作戰軍官:解放軍不輕易動要動就來大的

中印邊境自衛反擊戰爆發前,解放軍和印度士兵在邊界對峙。

緊急軍令,“速到拉薩接受任務”

隨著印度得寸進尺,中國做好了可能爆發戰爭的預案。1962年6月,時任中共西藏工委江孜地委書記兼江孜軍分區政委的陰法唐,接到了一封電報:速到拉薩接受任務。他對環視聽工作室記者說:“那時,尼赫魯搞‘前進政策’,蠶食我國的領土,最初重點在邊境西段的新疆阿克賽欽地區。我1950年隨解放軍入藏,后來在靠近邊界的江孜工作,跟印度人早就打過交道。我猜想軍區認為我有經驗,所以就派我去邊境西線談判的。”

然而,陰法唐到了拉薩才知道,叫他來是為了組建指揮部。“6月11日,西藏軍區組建了前進指揮部,代號藏字419部隊(以下簡稱419部隊)。”陰法唐說,“不過,那個時候的斗爭重點還在西線,新疆軍區成立了康西瓦指揮部。中央最初給我們的任務是做好配合西段邊境反蠶食斗爭的準備。”

此時的419部隊并非嚴格意義上的成建制部隊,政委陰法唐來自江孜軍分區,司令員則是時任山南軍分區司令員柴洪泉,其他的干部抽調自西藏軍區各個部門。陰法唐說:“419部隊下轄3個步兵團和幾個保障分隊,散布在各地,范圍很廣,大概8000人。嚴格來說,西藏直到這時才有了真正意義上的邊防部隊。這也說明我們對印作戰絕不像一些反華勢力所說的‘蓄謀已久’。”

419部隊成立后,中央軍委和解放軍總政治部下發文件,開始組織部隊學習,向官兵講明邊境問題的起因、實質。與此同時,邊境前線不斷傳來印軍步步進逼的消息。419部隊的官兵們聽到這些情況,紛紛寫下血書求戰。“到了8、9月份,419部隊開始了營、團規模的實彈演習。身體狀況不好的干部、戰士陸續調離作戰部隊,內地其他軍區也開始支援我們。我記得武漢軍區調來了火箭筒手,北京軍區支援了通信器材,都是連人帶裝備一起來的。還有100多名英語、印地語、藏語翻譯也從內地調過來。”陰法唐回憶道。

1962年9月,中央軍委電令邊防部隊恢復了自1959年起中國單方面停止的巡邏。此時,邊防部隊發現印軍在克節朗河南岸建立了哨所,越過了“麥克馬洪線”。很快,我軍獲得印軍將繼續推進的情報,中央軍委決定西藏、新疆兩個軍區準備自衛反擊。周恩來親自下令,調撥500輛剛出廠的“解放”卡車,沿著川藏公路緊急輸送人員、物資。

與此同時,印度的增援部隊也按計劃抵達指定位置。戰爭已箭在弦上。

“一個營是打,一個旅也是打,干脆打一個旅”

到了1962年10月10日,印度軍隊又制造了新的流血事件,10余名解放軍戰士犧牲。隨后,毛澤東緊急召見了正在內地養病的西藏軍區司令員張國華,中央領導當面向他交代了作戰任務。劉伯承元帥對張國華說:“要明確,這次不是和印度的邊防警察打,而是和他們最好的、參加過二戰的正規軍打。告誡部隊,不要輕敵。”

張國華返回拉薩后,很快召開了會議,制定了具體的作戰計劃。陰法唐回憶說:“總參謀部最初下達的作戰任務是,殲滅入侵克節朗地區印軍的一個營。我們分析了情況后,提出把入侵克節朗的印軍第七旅全部消滅的計劃。我們當時想,一個營是打,一個旅也是打,干脆下狠心打一個旅。計劃上報給中央后,包括幾位老帥在內的領導不同意,怕我們胃口太大,吃不掉印度的這個王牌旅。畢竟解放軍從來沒跟印軍交過手,不知道對方的底細。但我們覺得,印軍的戰斗力不會比當年蔣介石的主力部隊強。最后還是毛主席拍板說,讓他們打,打不好重來嘛。”

克節朗地區海拔約4000米,森林密布,氣候惡劣。在對敵人部署、地形條件進行了反復偵察后,身在前線的張國華和419部隊陰法唐等制定了詳細的作戰方案。10月20日凌晨,解放軍正式對印軍展開反擊作戰,采取了夜行曉襲的戰術——在夜色掩護下穿插、迂回到敵人側翼和背后隱蔽待機;清晨時分對印軍展開突然襲擊,打得對方措手不及。

印軍的工事主要是地堡,解放軍與印軍短兵相接,逐個地堡進行攻擊。“客觀地說,這時印軍的士氣比較高。他們是印軍的精銳,加上印度國內的宣傳,他們認為是我們侵占了印度的領土。而且,他們也不了解我們的俘虜政策,因此死守地堡,我們傷亡不小。”陰法唐說,“著名的‘陽廷安班’就是這次戰斗中出現的。全班8個人,班長陽廷安犧牲了第二班長頂上,第二班長犧牲了副班長頂上,副班長犧牲了老戰士頂上。最后只剩了1個新兵,這個新兵還主動加入另一班繼續戰斗,直到最后。真是前赴后繼啊!印軍哪見過這么能打仗的部隊?在氣勢上被我們壓倒了,向南潰退。計劃3天的戰役,我們只用了不到1天。”

62年中印作戰軍官:解放軍不輕易動要動就來大的
62年中印作戰軍官:解放軍不輕易動要動就來大的

1962年中印邊境自衛反擊戰期間,解放軍用機槍向敵人開火。

克節朗戰役勝利后,中國政府發表聲明——不受非法的“麥克馬洪線”限制。得到中央的指令后,解放軍向南追擊,途中俘虜了印軍第七旅旅長達維爾準將。達維爾原本逃入密林,但兩天后饑餓難忍,下山尋找食物,結果被俘。他被俘后說:“你們在24小時之內消滅了一個旅,這在世界上也少見。”這一仗瓦解了印軍士氣。當解放軍逼近達旺時,印軍迅速逃往西山口,419部隊指揮機關進駐達旺。據陰法唐回憶,克節朗戰役中,包括向達旺方向的追擊作戰,解放軍擊斃印軍800多人,俘獲1000余人,繳獲了大批武器裝備。

和東線戰況相近,解放軍在邊境西線也很快擊潰了印軍。據說戰斗打響后,印度西部軍區曾收到前線報告“中國軍隊開始炮擊”,此后印軍迅速潰敗,其后方指揮官再也沒收到前線發來的電報。隨著解放軍的勝利,印度“前進政策”破產,戰爭第一階段結束。

“印軍出了工事就沒戰斗力,競相逃命”

第一階段作戰勝利后,中國在軍事上處于十分有利的位置,但遵照中央的指示,解放軍停止了對印軍的追擊,集結待命。1962年10月24日,中國發表聲明,提出了和平解決邊界問題的3個建議。

對中國的誠意,印度不但置之不理,反而宣布全國進入緊急狀態,繼續進行戰爭動員。尼赫魯也不顧自己“不結盟運動領袖”的名望,開始向西方陣營請求援助。為了鼓勵印度對抗中國,西方陣營滿足了印度軍事援助的請求。在西方的支持下,印度國防部長恰范叫囂:“決心和中國戰斗到底,直到獲得最后勝利。”到了11月中旬,印軍在中印邊境東線地區的總兵力達到了3萬人。

“印度想要打,我們想罷手是不可能的,只好奉陪到底了。”陰法唐說。隨后,印軍向解放軍發動了進攻,中央軍委決定再次進行反擊作戰。當時,東線的印軍沿著公路兩側縱深梯次部署,劉伯承看了前線上報的印軍布局后說:“他們這擺的是‘一字長蛇陣’啊,特點是‘銅頭、錫尾、背緊、腹松’。”沉思片刻后,他提出了打擊印軍的方針:“打頭、切尾、擊背、剖腹”。

原本419部隊的兵力應對印軍的“一字長蛇陣”有些吃力,中央為了加強東線的實力,將駐守西寧的55師調到了中印東線邊境,還配備了不少炮兵、工兵。“按照中央軍委的作戰計劃,幾支部隊分別承擔了穿插分割印軍的任務。有一個團向敵人縱深穿插時,走錯了路,遇到懸崖絕壁,他們就拉一根繩子拴著自己往下走。以至于戰爭結束后,有些外國人士到那里考察后說:‘猴子都過不去的地方,你們解放軍竟然過去了。’由于電臺信號很弱,當時團里聯系不上我們,為了不耽誤作戰,他們馬上越級向張國華司令員報告,張司令直接指揮了幾個團的行動。”陰法唐說。

在迂回穿插的途中,有些部隊與印軍遭遇,發生了小規模的戰斗。印軍想不到解放軍的胃口很大,給他們布下了南北縱深達150公里的口袋。因此,當戰斗在西山口、邦迪拉、瓦弄等地打響時,印軍再次陷入大潰敗。印軍第十一旅旅長見勢不妙,隨第四軍軍長考爾乘飛機逃跑。陰法唐說:“我們還擊斃了印軍的高級軍官辛格準將。準備埋葬他時,外交部發來電報,問我們他的軍裝、帽徽、領章是不是弄整齊了。我們就反復幾次給他穿戴整齊,把遺體交還給印度。”

在陰法唐看來,第二階段作戰時,印軍的士氣大不如前,“他們基本脫離了工事就沒有戰斗力,經常出現群龍無首、競相逃命的情況,所以第二階段作戰中俘虜的印軍比第一階段多了不少。東線是第二階段作戰的主戰場,西線的情況大抵相同”。

62年中印作戰軍官:解放軍不輕易動要動就來大的
62年中印作戰軍官:解放軍不輕易動要動就來大的

走出地堡向解放軍投降的印軍士兵。

幾天之內,解放軍的東線部隊進抵喜馬拉雅山脈南麓,眼前是無遮無險的阿薩姆平原;西線部隊沖出喀喇昆侖山口,前鋒距離印度首都新德里300公里。尼赫魯在國會結結巴巴地說,印軍在東、西兩線全線潰敗。11月20日,美國駐印度大使向華盛頓報告說:“新德里出現了極度驚慌,這是我第一次看到一個民族士氣的瓦解。”整個印度謠言四起,甚至有人說中國要派傘兵空降新德里。

然而,就在11月21日,中國突然宣布:解放軍單方面全線停火;開始全線后撤至1959年11月7日中印雙方實際控制線,并在此基礎上再撤20公里,脫離雙方軍事接觸;另外還單方面將繳獲的武器、軍車和軍用物資交還印方。

對于停火并后撤的命令,前線很多解放軍指戰員不理解。“我一開始也不明白,心想這些土地本來就是我們的,為什么要撤啊?但我相信,中央作出的決定肯定是有理由的。作為政委,我要給指戰員們做好思想工作。”陰法唐說,“后來,很多人說我們后撤是因為守不住,這是他們不了解情況。僅僅從地形上說,我們守在那里就是居高臨下,易守難攻,更不用說解放軍的戰斗力了。中印邊境自衛反擊戰,我們可以說打得漂亮而且瀟灑。至于為什么主動后撤,后來我想通了——撤退是因為我們不希望戰爭,希望的是和平解決。”

62年中印作戰軍官:解放軍不輕易動要動就來大的

獲勝的解放軍部隊撤離德讓宗,當地民眾歡送參戰將士。前排右一為陰法唐。

中印邊境自衛反擊戰勝利后,全軍召開政工會議,陰法唐作為參加自衛反擊戰的主要代表,受到毛澤東的接見。1988年,陰法唐被中央軍委授予中將軍銜。如今,陰法唐已是95歲高齡,但老將軍身上特有的鐵骨和熱血仍在。回憶起當年的一場戰斗時,他用茶杯擺出作戰地圖,狠狠地指了指代表印軍的杯子說道:“我們一個連就能打他們一個點!”采訪臨近結束,身邊的工作人員拿來了當天的報紙,頭版恰好是有關印軍在洞朗地區越界的新聞,陰法唐連忙掏出放大鏡,一邊看一邊說:“幾十年了,印度還在鬧事,這不奇怪,只要想好怎么對付他們就行。別看他們現在囂張,我們一點都不用怕,算個什么?咱們解放軍從來都是不輕易動,要動就來個大的!他們啊,好自為之吧!”(人民日報中央廚房·環視聽工作室出品)

相關搜索熱詞:
港彩3肖6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