匯聚全球視覺新聞資訊
你所在的位置:匯視網 > 新聞 >財經

大富科技6年39億激進并購存隱患

發布時間:2017-08-28 09:28  來源:匯視網   編輯:笑笑

長江商報消息一次重大資產重組三易標的,上市7年來營收猛增凈利劇烈波動

□本報記者 沈右榮

買!買!買!6年豪擲近39億元并購,讓創業板公司大富科技(300134.SZ)奪得了“概念王”的稱號。而這次耗資25.4億元收購東莞湘將鑫加碼智能終端結構件更是大手筆。

不過,此次重組停牌已達6個月,期間三易重組標的,備受市場質疑,深交所對此發函問詢。

據長江商報記者不完全統計,從2011年開始,大富科技開啟多元化之路,通過頻頻并購使得業務版圖不斷擴大,也因此集齊了4G概念、物聯網、石墨烯、特斯拉、智能穿戴、虛擬現實、無人駕駛等眾多熱門概念。

伴隨著大富科技的擴張,其營業收入持續大幅增長,已由2010年的8.63億元猛升至去年的24.07億元,增長了近3倍。

不過,與營業收入增長不相匹配的是,凈利潤大幅波動,如2012年虧損1.91億元,同比劇降202.12%,2014年突然盈利5.36億元,暴增868.11%,2015年又下降82.07%。

8月25日,大富科技董事辦人士向長江商報記者解釋,業績波動源于通信行業投資增速下滑、行業內競爭加劇。

“太多,太激進。”8月24日,一長期從事并購重組人士向長江商報記者表示,大富科技的并購有點遍地開花味道,這些并購究竟為其增厚多少業績,還很難說。

半年三易重組標的被交易所問詢

停牌6個月,大富科技的重大資產重組在監管層的追問下終現端倪。

8月9日,大富科技發布重大資產重組預案,其擬以25.4億元的對價收購湘將鑫100%股權。預案顯示,湘將鑫是專業智能終端精密結構件的研發、生產及整體解決方案提供商,其手機后蓋是核心產品,去年銷售收入4億元,占比達八成。客戶中,包括金立、魅族、小米等知名手機品牌企業。

湘將鑫對此次交易作出了業績承諾,即2017年至2019年,扣非凈利潤不低于2.1億元、2.7億元和3.5億元。

針對這一次重大資產重組,市場質疑聲不斷。其原因是,大富科技三易重組標的,有人笑稱為“小孩過家家”。

8月16日,深交所發出問詢函,8月21日,又發出監管函。

根據監管函,今年2月9日,大富科技因重大事項申請停牌,并稱擬收購深圳配天智造部分股權。2月23日,重大事項停牌轉為重大資產重組停牌。兩個月后,在深交所要求下,大富科技于4月18日披露了《關于簽署重大資產重組框架協議的公告》,重組標的由配天智造一家增加至4家,另外3家分別是東莞領正電子、湘將鑫、珠海高凌信息,4家公司分屬于智能制造、智能終端、通信網絡設備3個領域。

8月9日,大富科技發布了重組草案,重組標的又由此前的4家變為湘將鑫1家。同時,公司披露了終止部分重組標的的說明,原因為交易各方未能就交易方案的估值等重要條款達成一致。

對此,深交所表示,大富科技辦理重大資產重組停牌申請時調查不充分,未經充分論證及審慎決策,停牌期間交易標的由1家增加至4家,后又減少為1家。公司股票停牌超過六個月,嚴重影響了投資者正常交易權利。大富科技披露停牌進展公告時,未及時、充分提示交易標的失敗的風險,嚴重影響了投資者知情權。

上市以來營收與凈利潤不匹配

2010年10月26日上市以來的7年時間,大富科技的營業收入增長穩定,其2010年至2016年的營業收入分別為8.63億元、9.90億元、15.04億、18.95億元、24.51億元、20.61億元、24.07億元。對應的同期的營業利潤為2.69億元、1.65億元、-2.69億元、0.36億元、5.63億元、0.86億元、0.28億元。數據顯示,頭兩年,營業收入在10億元內,近幾年則超過20億元,但近幾年的營業利潤反而比頭兩年的要少很多。

從同期凈利潤看,2010年至2016年為2.51億元、1.87億元、-1.91億元、0.55億元、5.36億元、0.96億元、1.25億元,同期非經常性損益為0.23億元、0.46億元、0.56億元、0.23億元、2.65億元、0.68億元、1.30億元。

對比發現,近幾年,大富科技的非經常性損益對凈利潤的貢獻很大。

奇怪的是,2012年,大富科技虧損1.91億元,這也是上市7年唯一一次虧損。公司解釋,通信行業投資增速下滑,行業內競爭加劇,另外,當年還有一筆1.24億元的資產減值損失。然而,到了2013年,公司成功扭虧為盈,2014年則突然爆發,凈利潤竟然一下子躥至5.36億元,同比暴增868.11%,這也是7年中凈利潤最高的一年的。不過,當年,其非經常性損益也高達2.65億元,接近凈利潤的一半。而到了2015年,凈利潤又大幅萎縮。

為何2014年的凈利潤格外引人矚目?

長江商報記者細究發現,大富科技曾經收購的控股子公司股權變動功不可沒。

2011年,大富科技從滕玉杰、滕玉東手中以1211萬的價格收購了華陽微電子52%股權,并納入合并報表范圍。不過,收購后的華陽微電子的業績并不十分理想,2013年至2016年,其凈利潤為1404萬元、632.52萬元、-341.51萬元、-546.27萬元。

2014年,大富科技將其所持的華陽微電子2.5%股權回售給滕玉杰,大富科技持股比降至48.68%的股權,喪失了控制權,因此,華陽電子不再納入合并范圍。這樣一來,剩余股權的賬面價值需要重估。如此一倒騰,所持股權減少,大富科技所持股權估值暴增,同時也給大富科的利潤表增加額2.08億元。

今年8月9日,大富科技發布了一份令人大跌眼鏡的半年報,營業收入9.05億元,同比下降23.21%,凈利潤為虧損8848.63萬,同比下降283.66%。扣非凈利潤為虧損1.03億,同比下降353.17%。

并購標的湘將鑫業績暴增存疑

頻頻并購使大富科技營業收入不斷增長,但凈利潤并未達預期。

長江商報記者發現,大富科技原本僅是從事移動通信基站射頻器件及相關射頻結構件的研發、生產、銷售與服務。如今,其業務涉及特斯拉、石墨烯、物聯網、虛擬現實、無人駕駛等眾多熱門概念領域,被市場戲稱為概念之王。

不過,大富科技的營業收入持續增長、凈利潤劇烈波動或與并購存在關聯。去年半年報顯示,其收購的6家公司有3家凈利潤為虧損。

從此次大手筆收購湘將鑫或可一窺并購的資產盈利能力。

湘將鑫的賬面凈資產為3.44億元,100%股權的收購價格是25.4億元,增值率為638.69%。如此高溢價的湘將鑫盈虧能力究竟如何?

數據顯示,湘將鑫2015年至2017年上半年的營業收入2.26億元、4.80億元、3.34億元。凈利潤則分別為1274萬元、10183萬元和7445萬元。營收和凈利均急劇飆升,其中2016年營業收入增幅高達112.39%,凈利潤更是同比699.53%的增長,凈利潤的增速6倍于營業收入的增長速度,實在有點詭異。

細查發現,湘將鑫公布的數據難以互相印證。2016年,湘將鑫營業收入4.48億元,算上17%的增值稅,其營業輸入達到5.62億元。

一般而言,一家企業營業收入可從流量表、應收賬款、應收票據等方面查詢到。

湘將鑫去年銷售商品、提供勞務收到的現金總計2.03億元,當年其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為-5755.88萬元。由此看來,經營活動現金流量中,2015年并未新增現金流量,反而減少0.3億元。現金收入減少,應收賬款和應收票據合計為3.43億元,相比2015年應收票據和應收賬款兩項合1.29億元增加2.14億元。以此算下來,有1.45億元的營業收入沒辦法印證。

同樣,今年上半年,營業收入3.34億元,算上17%的增值稅為3.91億元,當期銷售商品、提供勞務收到現金2.94億元,應收票據增加近4700萬元,應收賬款減少近5000萬元。以此計算,又有近億元的銷售收入得不到印證。

此外,湘將鑫的應收賬款增長較快,2015年至今年上半年,應收賬款余額為1.08億元、3.37億元、2.81億元,占資產總額的38.21%、46.99%和40.54%。其中,去年較2015年增加2.29億元,而當期營業收入增長為2.54億元。

相關搜索熱詞:科技
港彩3肖6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