匯聚全球視覺新聞資訊
你所在的位置:匯視網 > 新聞 >財經

一退了之交易所甩包袱新借口

發布時間:2017-08-21 10:16  來源:匯視網   編輯:柳暮雪

一退了之交易所甩包袱新借口

年初啟動的郵幣卡清理整頓風暴已經過去8個月余,不少交易所相繼發布暫停郵幣卡交易的通知,卻被業內人士指出在一些實際案例中有“一刀切”的嫌疑。日前,交易所清理“49號文”下發,提出未來各省只能保留一家專門的郵幣卡交易場所,進一步加重業內人士的焦慮,擔心一紙文件會進一步成為部分交易所逃避責任的“保護傘”。

“一退了之”

監管部門清理整頓各類交易場所有了最新的消息。8月中旬,一份名為《郵幣卡類交易場所整頓工作會議紀要》(簡稱“49號文”)的文件在網上流傳。據了解,今年7月11日,清理整頓各類交易場所部級聯席會議辦公室在京召開郵幣卡類交易場所清理整頓工作專題會議,通報前一階段郵幣卡類交易場所清理整頓工作情況,分析研判風險形勢,研究部署下一步工作。北京商報記者從一位郵幣卡行業人士處證實了這份文件。

49號文的嚴厲程度與此前文件相比更甚,共形成了七點共識:一、停業整頓違規交易;二、抓緊準備處置預案;三、全面摸清風險底數;四、逐步化解存量風險;五、審慎批準合規交易;六、顧全大局一致行動;七、切實維護穩定大局。

其中,在第一項“停業整頓違規交易”中,文件就明確,根據國務院和清整聯辦有關文件要求,仍在開展違規交易的郵幣卡類交易場所一律停業整頓,不得繼續開展交易,違規郵幣卡交易品種限期下線;已停止交易的,未經省級人民政府驗收批準并報聯席會議備案,不得恢復交易;嚴重違法違規的交易場所要堅決予以關閉。

有關閉也還會有開張,但數量卻受到限制。49號文第五項“審慎批準合規交易”提出,各省級人民政府要從服務經濟社會發展大局出發,重新評估開展郵幣卡交易的必要性,全面權衡其風險、效益和社會成本。如確有必要的,可指定一家取得省級人民政府批文、經省級人民政府驗收合格并報部級聯席會議備案的專門的郵幣卡交易場所。上述郵幣卡行業人士分析稱,這意味著,今后各省最多只能保留一家專門的郵幣卡交易場所,剩余的郵幣卡交易場所或面臨關張的風險。

事實上,在今年1月證監會牽頭20余部委對地方交易所亂象開展“回頭看”清理整頓工作僅2個多月后,北京商報記者就獲悉,在各地金融局的重拳整改下,近年來亂象較為突出的郵幣卡領域內,交易所的數量已由原先的100多家減少到不足50家,不少郵幣卡交易所選擇停盤、轉型或直接退市。

困住投資者

但事物有它的兩面性。交易所的停盤、轉型或退市,從一個角度來看,可以彰顯出此輪清理整頓風暴的強度,而換一個角度,卻是“很多人在叫苦連天”。上述行業人士介紹,因為交易所暫停交易,大部分投資者都提不出來資金或商品,相當于被鎖住了。而且有些交易所借整頓之名把責任推給政府,直接關門不開,這種做法有“一刀切”之嫌,引發業內爭議。

這其實并不符合監管的要求。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此前聯席會議對清理整頓工作就留出了時間:在2017年3月31日前,各省必須向部際聯席會議通報工作進展情況;2017年6月30日前,各地區、各政府向聯席會議辦公室報送交易所存在問題與風險解決方案的工作報告。

此次49號文進一步提出,應逐步化解存量風險,摸清底數并采取必要控制措施后,可以通過督促交易場所及其分支機構合理補償引導小額持倉人提貨離場、督促發售人及莊家等非法獲利人出資回購等方式不斷清退郵幣卡交易客戶,壓縮化解存量風險。

在該女子的不斷推薦下,馬先生在指定的郵幣卡交易中心開立了賬戶,以900元左右的價格購買了這只郵票。起初,該票也一直保持了每天3%左右的漲幅,期間“分析師助理”不停地預測后市價格將升至1500元甚至1700元,并通過配售原始票不斷讓馬先生注入更多資金,馬先生也聽從建議再次買入該票,先后共投入110萬元。

然而好景不長,僅一個月后,該票開始不斷跌停。且在下跌過程中該票曾出現過止跌,這個時候本可以割肉跑掉減少些損失,但是“分析師助理”繼續勸馬先生加倉,聲稱目前階段底部已形成,是蓄勢待發、低位吸籌的好機會。馬先生加倉后,換來的是又一輪的每日跌停。在下跌到500多元時,馬先生平掉了倉位,虧損62萬元,一個月左右的時間里本金虧掉56%。此后,該票仍不斷下挫,跌到190元左右。

馬先生的遭遇并非個例。僅近一年來,媒體報道的郵幣卡騙局已不勝枚舉,有的投資者比馬先生遭遇更慘,資金直接被套牢,只能向監管部門求助。

北京商報記者調查發現,馬先生開戶的郵幣卡交易所已在今年2月發布整頓停業公告,投資者可以登錄交易客戶端查詢賬戶內的資金、持倉情況及資金所在銀行等相關信息。不過,投資者反映,資金無法贖回,屬于被鎖狀態。

一位知情人士告訴北京商報記者,該交易所的多位投資者已屢次向上級有關部門投訴卻依然沒有結果。

整頓期還將延長

“禁止交易場所、分支機構、發售人、莊家等出金,限制其轉移資產,防止其卷款跑路。”其實也是本次49號文中提出的要求,但北京尋真律師事務所律師王德怡分析稱,之所以該文件在執行起來仍然會有阻力,難度主要體現在:一、部分地方政府包庇縱容,打擊不力。現在被查處的基本上是一些沒有多少背景和實力的小平臺,許多做大做強的平臺再次成為漏網之魚。二、一些地方法院在此類案件的民事審判中,認為部際聯席會議的相關紀要不是法律和行政法規,拒絕否認該類型交易的法律效力。

上述工商體系人士也表示,正是因為一些地方政府為地方交易所做了“保護傘”,才讓交易所及分支機構在“輝煌”的時候敢肆意騙套投資者資金,“落魄”時直接溜之大吉。北京科技大學經濟管理學院金融工程系主任劉澄表示,郵幣卡本身不值錢,都是被炒起來的,這個模式就像擊鼓傳花,傳到誰手里,誰都不希望變成爛賬,所以還有大量的投資者上訪,希望交易所繼續交易。

除此之外,關于49號文中提出的“抓緊準備處置預案”、“全面摸清風險底數”等內容,也有投資者指出,49號文中對小額持倉人的標準、合理補償形式、給予投資人補償的責任機構等都還有待進一步明確。

由于推進工作受到種種阻力,在6月30日的整頓“大限”之后,依然有不少省份沒有如期完成任務。郵幣卡行業人士透露,現在業內流傳的一個說法是,監管層已把整頓期限延長到今年9月30日。

無論是延長整頓期還是進一步加大整頓力度,在劉澄看來,重要的是改變“整頓再放開、放開再整頓”的思路怪圈。他介紹,其實從上世紀90年代起,我國已經開展過多輪針對地方交易所的整頓,在多輪整頓后,一些交易所仍然肆意亂為,甚至在驗收后違規行為又死灰復燃。“交易所是配置的場所,地方有正常的配置需求,有保留的必要,但保留又容易造成過亂,所以重點是在批設交易所流程、交易所的經營行為等方面加強管理。”

王德怡也提到,經過多年的清理整頓,非法交易場所依然存在。要想防范這種行業亂象,首先必須對當前交易場所的非法交易斬草除根,不能以“違規”掩蓋此類交易違法犯罪的本質。其次,應建立對非法交易的懲罰性賠償制度。國內非法交易場所的幕后老板其實并不多,很多交易場所的老板系同一個人。當前投資者受害維權難、時間長,而這些非法交易場所利用從投資者身上賺來的利潤中拿出極少一部分,用來對付投資者的維權,說明該類交易違法犯罪收益極高而成本極低,風險可控,而法院判決最多僅要求返還本金,填平損失。只有當違法成本大于收益時,這類非法交易才會杜絕。

北京商報記者 崔啟斌 程維妙 實習記者 袁蘭

相關搜索熱詞:交易
港彩3肖6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