匯聚全球視覺新聞資訊
你所在的位置:匯視網 > 聚焦 >傳媒

股民維權八敗之后終勝訴大智慧業績造假被索賠

發布時間:2017-08-27 11:07  來源:匯視網   編輯:子墨

8次維權連續敗訴后,2017年8月11日,*ST智慧(601519.SH)股民們終于迎來了首場勝訴。

10天后,“*ST智慧證券虛假陳述”一案原告代理律師韓友維收到一審判決書。接過這張紙時他心情復雜,這既是其所在的江蘇頤華律師事務代理投資者維權索賠案的首例一審勝訴,也是所有向*ST智慧維權股民們的首次勝訴,但三名原告只有一名最終索賠成功。據了解,出現這種局面及此前維權均告失敗的原因在于,本案違法揭露日(即虛假陳述首次被公開揭露之日)的確定。

在未ST前,全稱為上海大智慧股份有限公司(下稱為“大智慧”)是國內最大的證券信息軟件提供商之一,也是首批獲得上證所Level-2行情授權的開發商。今年Q2大智慧發公告稱,鑒于公司2015年度和2016年度連續兩個會計年度經審計的凈利潤為負值,按照《上海證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規則》相關規定,公司股票交易將被實施“退市風險警示”。今年5月2日被正式“戴帽”。“*ST智慧證券虛假陳述”案在中國股市轟動一時,不僅因為其業績造假數目巨大,更是因為該案主體在股市中所處的特殊地位。

令人震驚的是,作為服務且依賴于投資者的上市公司,大智慧在為股民提供了無數資訊服務后卻做出背離自身屬性的事情——虛增2013年利潤1.2億余元,大批股民因此遭受巨額損失。此次“黑天鵝”事件導致其從“漲停”到連續“跌停”,直至被ST。

庭審之上,如何確定揭露日成為整個訴訟爭論的焦點。原告和被告各執一詞,總共給出3個揭露日的時間點。

盡管如此,首次勝訴仍預示股民維權索賠進程的加快,但對于瀕臨退市的*ST智慧無異雪上加霜。索賠增多之下,如何改善業績、擺脫退市危機,大智慧需要一點“大智慧”。

連敗后的勝訴

根據上海第一中級法院(2016)滬01民初634號《民事判決書》,“被告大智慧應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賠償原告1名自然人投資差額損失 52,927元、傭金損失118.81元。”本次訴訟一共3名中小股東進行法律維權,當日的判決中法院卻駁回了原告另外兩名自然人的索賠請求。

“這次勝訴判決將有著極大的示范效應。”即便如此,本案的原告方律師韓友維保持樂觀,第二批涉及多名股東索賠維權將立即展開。

根據2016年7月20日中國證監會做出(2016)88號行政處罰決定書,“2014年2月28日,大智慧在披露的2013年年度報告中,公司當年實現營業收入894,262,281.52元,利潤總額42,921,174.52元。經查,公司通過承諾‘可全額退款’的銷售方式提前確認收入,以‘打新股’等為名進行營銷、延后確認年終獎少計當期成本費用等方式,共計虛增2013年度利潤120,666,086.37元”。

*ST智慧虛增的利潤占當年實際利潤總額的281%,“已構成《證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條‘發行人、上市公司或者其他信息披露義務人未按照規定披露信息,或者所披露的信息有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或者重大遺漏’的違法行為”。

在證監會對*ST智慧處以重罰——“責令改正,給予警告,處以60萬元罰款;對14名責任人員給予警告,并處以3萬元至30萬元不等的罰款”后,中小股東們便隨機開始集體維權。截至8月18日,全國共有1158位投資者向上海一中院起訴*ST智慧等被告,索賠總額高達25,668.04萬元。

根據判決書顯示,本次勝訴的原告股東是在2015年3月23日至同年5月22日多次買賣大智慧股票,從2015年5月23日起,一直持有13000股。最終法院一審判決*ST智慧賠償投資差額損失為52,927元、傭金損失118.81元。

另外兩名原告則分別在2015年4月30日買入、同年5月6日將全部股票賣出,2015年3月27日買入、6月15日全部賣出。遺憾的是,法院卻未能支持其索賠要求。

爭執的焦點

正如法院判決書所言,本案爭議焦點在于虛假陳述揭露日的確定。不同的揭露日意味著賠償的范圍、金額將截然不同。

庭審中,原告一方和兩被告*ST智慧、立信會計師事務所(造假年報審計方,下稱為“立信”)各執一詞,3方根據各自利益竟給出了3個揭露日的時間點。

在法庭辯論期間,原告一方指出,2015年5月4日,大智慧公司公開披露收到中國證監會的調查通知書,應以這一天為虛假陳述行為的揭露日,據此計算原告的損失金額;第一被告*ST智慧稱,2015年1月23日公司公告的關于上海證監局現場檢查結果的整改報告中全面披露了違法問題,故應以此準;第二被告立信卻認為,揭露日應為2015年11月7日,即大智慧公告收到證監會《行政處罰事先告知書》之日。

對于揭露日的司法解釋,最高法院《關于審理證券市場因虛假陳述引發的民事賠償案件的若干規定》是當前可適用的為數不多的法律規范,其中僅有第20表示,“虛假陳述揭露日,是指虛假陳述在全國范圍發行或者播放的報刊、電臺、電視臺等媒體上,首次被公開揭露之日”。

復雜的現實面前,不夠明確的法律規定使得原被告多方一度在法庭上爭論地難分難解。

上海一中院認為,虛假陳述被揭示的意義在于對證券市場發出一個警示信號,提醒投資人重新判斷股票價值,故應綜合考慮揭示內容、揭示方式等多項因素予以判斷。所以判定,2015年11月7日、大智慧收到證監會《行政處罰及市場禁入事先告知書》之日,完整披露了違法事實,為大智慧的虛假陳述揭露日。

這意味著,只有在2014年2月28日到2015年11月6日之間買入大智慧股票,且在2015年11月6日晚間持股的投資者,其損失與涉案虛假陳述存在因果關系、能夠得到賠償。據此,法院在一審判決中駁回兩名自然人原告的訴訟請求。“這一判決結果形成的判例對未來大批股東維權難言利好。”韓友維仍然認為,揭露日的確定值得商榷。

在庭審中,原告股東提出應以2015年5月4日為揭露日的理由是大智慧當日披露收到中國證監會《調查通知書》后,股價跌幅高達10.01%,次日股價又大跌9.99%,股民因此遭受了巨額的經濟損失。而法院確定的揭露日則在半年后的2015年11月7日(周五),那時業績造假的利空早已出盡。從股價上看,11月9日(次周一)股價反而上漲9.99%,11月10日股價再次上漲4.47%。

“從2015年5月4日立案調查后股價大跌,到判決認定的揭露日11月7日這半年時間,很多投資者已經清倉,按照這一標準他們的損失就無法索賠。在有多個揭露行為時,最高法院司法解釋之所以未把處罰日定為揭露日,就是因為違法行為首次揭露時往往跌幅最大,等到違法行為被調查清楚、處罰時,股價就已不再下跌。一審判決對揭露日的認定沒有考慮揭露行為后的股價下跌幅度,顯然不能最大程度地保護投資者。”韓友維律師如是說。

隨著金融監管驟嚴,股民維權意識不斷提高,近一年多就有雅百特(002323)、ST墨龍(002490)、京天利(300399)、ST大控(600747)等幾十家上市公司因信息披露違規遭到股民維權索賠。可是,各地方法院對于索賠的關鍵因素——揭露日認定的標準卻不盡統一。事實上,從本案的結果來看,法院認定的揭露日與諸多中小投資者、司法界人士認為的也存在著偏差。

有法律界人士呼吁,違規行為被揭露的過程相當復雜,且揭露的方式也是千差萬別,法律不可能對揭露日一概而論。但這并不等于說揭露日的確定沒有共性和規則可循,希望最高法能夠總結審判經驗,盡快明確揭露日的認定細則,規范裁決標準,清除當前投資者索賠所面臨的障礙。

另一被告、立信會計師事務所(造假年報的審計方,在這期間立信為大智慧2013年年報出具了“標準無保留意見的審計報告”),被判對第一被告*ST智慧承擔連帶清償責任。這意味著投資者的損失如果*ST智慧無法賠付則由立信來托底。

相關搜索熱詞:業績,造假
港彩3肖6码